当前位置:中国产经网 > 财经 > 金融 > 正文

小牛资本副总裁唐学鹏受邀参加“OCAT放映”开幕对谈:艺术消弭金融空间的疏离感

发布时间:2016-12-28 15:29 来源:中国产经网 责任编辑:n03 点击:

分享到:

12月23日,OCAT深圳馆年度项目“OCAT放映”的开幕对谈在OCAT深圳馆图书馆举办,小牛资本管理集团副总裁唐学鹏受邀参加。

本年度的“OCAT放映”展映大多数取材于珠三角地区,通过作者们敏感的触觉和镜头语言,呈现了在急剧的社会转型期内,个体之间迥异的肉身体验和精神况味,并建构了一种超越笼统地缘性思维的文化地貌与想象空间。

从左至右,分别为艺术家、策展人曹斐,建筑评论家、有方空间合伙人史建,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冯原,小牛资本管理集团副总裁唐学鹏

在以“画内音”为主题的“OCAT放映”开幕对谈上,知名艺术家、策展人曹斐担任主持,唐学鹏与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冯原,以及建筑评论家、有方空间合伙人史建等嘉宾围绕“实验影像与跨界实践”主题展开交流。作为一家金融企业,小牛资本在品牌传播方面,作出过不少艺术创新尝试。在本次开幕对谈上,小牛资本副总裁唐学鹏分享了他从金融视角出发的观察,以下是其精彩观点:

小牛资本副总裁唐学鹏

我在南方报业做了十几年的媒体人,主要关注金融、科技领域,也对社会经济现象进行评论,现在从事金融行业。过去,我老是听艺术圈的朋友大叫资本对艺术的侵害,谈起资本的权力无不愤然、深恶痛绝的,所以我有时候觉得曹斐很有意思,她找了一个金融界的人来做这个开幕对谈。

信任与风控的冲突 金融空间是一种二律背反

在2007年,我还在媒体,当我看到曹斐的《谁的乌托邦?》影像作品时,很受触动。从我的专业角度,资本和劳动都要看重时间效率。工厂的效率是指劳动效率,即劳动生产率,金融则是指资本运作的效率,核心是利率和信任,利率本身就包含着时间效率,而信任则代表着愿意托付以及用更低的成本来融资。金融公司的总部肯定是高大上,是为了显示实力,让别人对我们的信任快速产生。

而工厂呢,在空间关系上一定是密集的,是流水线主导的空间关系,在这个空间里面产生必要的效率。这个空间是没有各种梦想和妄想的,因为不允许。而曹斐的《谁的乌托邦?》不仅有流水线上的空间和声音,也有工厂里面很多很诗意和梦想的事情,比如有跳孔雀舞的、有模仿MJ月球漫步的。这暗示了无效率的梦想对工厂的反抗。

我的前同事、现在是着名的纪录片导演周浩的《差馆》(差馆就是派出所的意思)也是一样。我原本以为公安局是一个以案值为导向的,是一个有效率的破案场所,然而作品呈现的景象却跟居委会无异,里面发生各种扯皮,很无聊的事情,是一个空间关系和实际运行反差极大的地方。

金融行业里面的空间,谈一些更抽象的事情,其实也是我一直想邀请曹斐来思考的。我们要有很多的借喻,相信你相信的力量,因为金融的力量是无形的。我们做广告,用孩子的广告,就是交换玩具,因为这好理解,通过交换让自身更完整,让力量更能触达到。

如果细究出来,理解金融空间的方式,反而是一种二律背反。金融最核心的是信任,品牌的力量就是建立起外界对这个公司的信任。而金融最核心的另一个力量是风控,是内控,它的本质意思是,这里面有风险,我不信任你,所以我要好好审视你。

是的,我们要求你们相信我们托付于我们,但我们对自己的客户充满怀疑精神。金融业最核心的就是品牌+风控。品牌的含义就是,你过来投我,特别好,我值得相信;风控的意思是,你是不是坏人,我必须怀疑。资本的逻辑在投和融之间是截然相反的。

如果审视金融企业的空间关系,空间不是很密的,除了互联网金融,一般做金融,位置都坐得很远,很松。我去一些互联网公司,大家挤得满满的,招呼一声就可以了,空间上的相互交叠,大家是认同的。但在金融总部,大家位置都很松,密度不那么紧,职场很好很舒服。有什么事要走流程,要相互牵制,要避免各种道德风险。

我目前在集团管人力和品牌,就像我此前说的,金融的本质是信任关系,你把钱托付给我,信任很重要。然而客户在把钱投出去的那刻,本质是风控。投资,本质上是怀揣着怀疑的。金融工作和IT工作不一样的是,IT公司的人员恨不得挤在一起,金融公司很松,他们乐于在流程上见,保持自己电脑屏幕的隐蔽,是一种“程序化交往”。金融本身是以信任为核心,但是办公空间却是以“不信任”为核心的,这挺有意思。

小牛资本以艺术的敏感消弭金融空间的疏离感

一家金融服务集团和一个艺术项目产生关联,这看上去令人疑惑。作为一家新型金融服务集团,小牛资本的初心是“美好资本、美好金融、美好社会” ,小牛资本认为,未来的资本不仅仅是物质资本,也包括人的社会关系。有温度的资本,能构造善意价值链。

小牛资本对人的社会关系变迁、社会转型一直保持着高度敏锐,这次对谈并非小牛资本与艺术的唯一交集。此前,小牛开办了“小牛·思想工厂”,搭建一个纯粹的内容生产平台,曾邀请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导演周浩导演前来分享,艺术家曹斐也是思想工厂的嘉宾,她用艺术家的视角来透视社会信任、社会平等问题,她对城市化、代际差异、虚拟身份、不平等、未来世界等问题的艺术解读发人深省。

选择与什么样的艺术形式建立联系,我们有自己的思考。现在的媒体倡导读者关心的才是重要,就像今日头条特别有煽动力的一句话——你关心的才是头条。无论你多么low,这也无所谓,因为你的存在就是老大,技术是为你服务的,为你的low服务的,技术不可能提升你的格调,技术只能纵容和抚慰你的low。

但与此同时,人们变得茫然(当然他们肯定会有觉醒的一天),信息变得不完整,茫然期拉长了,解决问题的时间、转化成行动的期限会更长,发呆的、叫骂的、撒泼的时间都会拉长,真正负责解决问题的机会被浪费,或者被耽误,被拉长。就像霾,你看不到远处看不见未来,但你能通过呼吸感觉未来很危险,但你又没有迅速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和行动。

而我们看重的艺术形式,是不会让观众娱乐致死的形式。比如说周浩,就我跟周浩导演交流的情况来看,他近几年拍的东西真正得到的关注确实更多了,他享受到了自媒体时代的红利,小牛资本很多人都会看他的作品。但另一方面,他的价值观不像过去那么突出,他的片子有助于让人成为更复杂的国民,更有思考力的国民。看完他的作品,能梳理出很多东西,一些跟利益交织在一起的东西。对他拍的片子,有人发问,你是在为某某说话吗?周浩回答,只希望观众有自己的思考。这可能是他最好的价值观,因为他特别聪明,将解释权从导演手上转让给了观众,这原本是个烫手山芋,现在他这么一转让之后,他解脱了,他自由了。

小牛资本尝试从艺术的角度体察社会在城市化洪流下的发展趋势,比如邀请周浩拍摄纪录片《异乡的父母》,用镜头语言表达一位艺术家对繁华城市中的打工家庭的情感状态与生存境遇的理解。

上面我说的这些有点“诗与远方”了,但它对小牛资本发展普惠金融业务产生了滋养作用。普惠金融是小牛资本的重要业务板块,数以万计被排斥于金融体系外的人从小牛获得了体面、美好的金融服务。这些艺术线索有助于加深小牛对普惠人群的金融需求的理解,间接推动了小牛的产品设计和业务升级。

未来,小牛在艺术领域还将不断进行更多联结,围绕社会问题继续探索,秉持“美好资本、美好金融、美好社会”理念,让金融发挥出它应有的社会属性。

注:OCAT深圳馆成立于2005年,位于华侨城创意文化园内,是OCAT馆群的总馆。OCAT深圳馆长期致力于国内和国际当代艺术和理论的实践和研究。本年度的“OCAT放映”由艺术家曹斐担任策划人,所选择的作品,既有资深纪录片导演周浩、曹丹、黄伟凯等人的纪录性影片,也有著名艺术家蒋志、周滔、张嘉平、胡向前和曹斐本人的纪录长片与行为表演录像,还有跨领域艺术家欧宁、雷磊、吴超等的实验动画,以及冯火、3D Group、朱建林、刘嘉雯、林奥劼、孙文浩、赖志杰、陈丹笛子、彭文彪等新生代艺术家/组合的影像实践。

Copyright©2006-2016 中国产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0937号
Www.Chinaice.Cn 作品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