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产经网 > 产经资讯 > 金融新闻 > 正文

巩固楼市调控效果 互联网金融能做什么?

发布时间:2016-10-23 14:09 来源:中国产经网 责任编辑:n03 点击:

分享到:

  十一期间,多地重新祭出限购限贷的大棒,狙击楼市资金炒作,抑制了房价的泡沫式上涨,成交量和房价已经明显下降。日前,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也表示,从部分数据的监测情况来看,楼市调控取得了初步的成效,房地产市场高烧开始在退,房价走势开始趋稳。然而,从历史经验上看,限购限贷的效果并不算好,政策期间确有明显的效果,但一旦放松限制,很容易再次反弹甚至是报复式增长。因此,从中长期调控效果巩固的角度考虑,我们还需要重点探讨历次调控中楼市反弹的成因,并采取针对性措施提早预防。

  在笔者看来,问题的症结出在货币传导机制上。央行的货币政策是需要传导的,需要依赖银行转化为贷款融资、依赖债券市场转化为企业债券融资,若传导渠道出了问题,货币脱实向虚,作为不多的蓄水池之一,一二线城市的房价并不好控制。资金如水,可疏而导之,不可堵而截之,传统的货币传导机制出现问题,倒逼政策提高对新型货币传导渠道的容忍度,可能为正接受严厉监管的互联网金融带来新的转机。

  1

资金脱实就虚

  近年来,实体经济持续低迷,生产者价格指数PPI曾连续54个月下降,房租和人力成本却逐年攀升,实业回报率降低。在此背景下,社会投资意愿和银行放贷意愿双双下降,资金脱实向虚,流向投机领域,一度出现了“辛苦创业不如倒腾几套房”的怪现象。这一点已无需赘述,简要示例如下:

  2014年下半年,银行不良率攀升趋势确立,股市成了资金的避险池。以央行11月21日的降息为起点,A股开启了一轮牛市,牛市的逻辑正是低利率(翻看当时的文章,不少人已经在鼓吹零利率);2015年6月,股市崩盘,楼市接棒市场投机资金,一二线城市的房地产开启了一波令人瞠目结舌的涨势。除了投机性领域,产能过剩领域的债务循环也是资金的一大去处。这部分资金虽然流向了实体经济,作用只是维持过剩企业的僵而不死,无益于经济的结构转型,同样属于无效资金。

  当前,实体经济正在进行着艰难的改革和升级,需要孕育新模式、新业态,需要大量资金的支持,驱赶资金脱虚成了当务之急。为驱赶资金脱虚,监管当局在政策上频频发力。示例如下:

  4月21日,三大期货商品交易所接连上调部分品种保证金水平、手续费费率以及涨跌幅限制,以给狂热的期货市场降温;

  5月6日,央行和银监会就加强票据业务监管、规范业务开展等事项进行通知,防范和控制票据业务风险,落实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政策要求;同日,证监会称,正对中国企业海外退市通过IPO并购重组等回到A股上市研究分析,以打击A股市场壳资源炒作的投机氛围;

  6月24日,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华盛顿出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举办的中央银行政策研讨活动时,明确表示我们应对影子银行保持高度关注;

  7月15日,证监会出台《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运作管理暂行规定》,明确股票类、混合类结构化资产管理计划的杠杆倍数不得超过1倍,而此前这类产品的杠杆倍数可以做到10倍;

  8月24日,银监会正式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严禁网贷机构向借款用途为投资股票、场外配资、期货合约、结构化产品及其他衍生品等高风险的融资提供信息中介服务;

  自9月30日起直至黄金周结束,北京、广州、深圳、苏州、合肥等19个城市8天内先后出台楼市调控政策;

  10月13日,国务院正式发布《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明确要求“房地产开发企业、房地产中介机构和互联网金融从业机构等未取得相关金融资质,不得利用P2P网络借贷平台和股权众筹平台从事房地产金融业务;取得相关金融资质的,不得违规开展房地产金融相关业务”;

  ……

  上述政策以把资金赶出投机领域为目的,脱虚的效果不难达到,但要把流出的资金赶向实体经济并不容易。在社会融资各渠道中,人民币贷款占比高达70%以上,然而受不良高发等因素影响,银行融资渠道出现了问题。

  2

货币流通机制的症结

  自2013年以来,宏观经济的持续低迷开始向金融业传导,不良资产攀升和盈利增速的下滑逐步成为了行业新常态。截止2016年上半年,商业银行实现净利润8991亿元,同比增长3.17%;不良率1.75%,同比增长0.25个百分点,较2015年末增长0.08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175.96%,同比下降22.43个百分点,较2015年末下降5.22个百分点。

  在此背景下,以商业银行为代表的传统货币流通渠道,在传统产业上投入日趋谨慎,在新兴产业上则尚未找到有效的投入渠道,结果是货币资金流向实体产业的通道受阻,成为当前货币流通机制面临的主要症结。

  在传统产业上,不良率高企催生了银行慎贷情绪,银行贷款新增主要来自消费贷款和住房贷款,对传统产业支持力度下降。数据显示,2016年1-9月,国内新增人民币贷款10.16万亿元,其中个人贷款新增占比46.46%,同比增长16.16个百分点。在个人贷款新增中,89%为中长期贷款,主要是房地产相关贷款。

  在新兴产业上,商业银行并未找到有效的业务开展模式。以科技型产业为例,为支持科技型中小企业,商业银行曾陆续推出了一些明星产品,如中小企业科技贷等,不过授信准入条件仍相当苛刻。在客户准入上,一般只接受国家级园区内的重点企业,且要求企业有盈利能力;在风险缓释上,普遍采用与地方政府、园区、担保公司、保险公司等多方合作的形式,综合采用风险补偿基金、引入保险与担保等进行风险缓释,未有根本性创新。这种层层叠加的风险缓释手段,变相提高了企业融资成本,且资金的风险偏好未有改变,鼓励企业追求规模和盈利,反而降低了企业在技术开发和创新上的积极性。

  以银行为主的传统融资模式出了问题,短期内难以解决,市场需要找到新的资金流入实体经济的模式。

  3

巩固楼市调控效果,互联网金融能做什么?

  在此背景下,我们不得不重新审视互联网金融在助力资金脱虚向实中的作用。控制房价上涨以抑制资金脱实向虚为前提,促进资金流向实业需要重新梳理货币传导机制,在以银行业为代表的传统机制受阻的背景下,以互联网金融为代表的新型货币传导机制应受到更多的重视。在笔者看来,近年来,互联网金融在服务实体经济方面持续进行模式创新,为资金流入实体经济打开了新的空间,具体来说,主要集中在三大领域。

Copyright©2006-2016 中国产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0937号
Www.Chinaice.Cn 作品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