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产经网 > 财经 > 金融 > 正文

弘创研究院解读:《骆驼祥子》的家族财富观

发布时间:2018-08-21 17:09 来源:中国产经网 点击:

分享到:

  【编者语】纵观我国的家族财富管理市场,发展速度快、多样化明显等特点逐步凸显,如何做到家族基业长青成为诸多高净值人群的关注焦点。近期,北京弘创资管信息科学研究院副秘书长王增武先生将持续为您带来家族财富故事解读系列作品,希望能够借此为大家提供更多可借鉴的内容,本期主要为您讲述《骆驼祥子》中的家族财富观。

  《骆驼祥子》以祥子三起三落的买车经历为主线,通过不同阶层人物的个性及关系来反映民国时期社会底层民众的生活状态。在财富管理视角下,刘四爷和虎妞父女家庭算是富裕阶层的代表,而祥子和高妈等则可看成是中低阶层的代表。本文首先分析不同阶层代表人物的财富观差异,再以祥子和刘四爷为例进行案例评析,最后是对当下的财富管理启示。

  一、不同阶层的财富观差异

  刘四爷父女经营一家约有六七十辆车的车场,家庭人均年收入为1785.5元。将刘四爷家庭归入富裕阶层的理由在于,1920年前后,时任北大文科学长的陈独秀的月收入为300元,胡适等知名教授的月收入为280元。而祥子作为一名车夫,年收入为198元。可以看出,刘四爷家庭的人均年收入是祥子的9倍左右。

  “扛把子”出身的富裕阶层代表刘四爷的财富管理理念是经营企业,自己当老板,坐享车夫们的“剩余价值”;中低阶层的“车夫”代表祥子的理念则是“现金为王”,永远认为只有放在身边的现银才是真正的钱,其他如储蓄存折等都不算;祥子的东家之一方太太的财富管理理念则以“银行储蓄”为主,受其影响,晚辈和下人也都热衷于去银行开户存钱;与祥子在曹家同事的高妈则是“权益投资”理念,高妈擅长“高利贷”,且通过“穿透原则”控制风险。

  综上,刘四爷的企业经营、高妈的权益投资、方太太的固定收益投资,以及祥子的现金为王,俨然一副民国时期财富管理的浮世绘。

  二、中低阶层的勤劳俭朴理念

  作为一名车夫,祥子定的短期财富管理目标是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车,长期目标是建立自己的车场。为实现这一目标,祥子的方法是勤劳俭朴,多赚钱、少花钱。

  首先,我们简要分析祥子的收入结构。车夫的工种主要分包月和散座两种形式,祥子也不例外。文中提到的包月收入主要分固定工资、绩效工资和节赏3种类型,绩效工资包括因主人外出饭局而另加的车饭钱或帮助主人送客人的车费等,节赏一般都是两块左右,祥子算过拉包月的年净收入约在“五六十块”,不如拉散座的钱多。为实现个人买车的财富管理目标,祥子制订了个人的阶段性收入目标,如每天多少钱收工、每月要存多少钱等,有时为了实现当日的“小目标”,竟拉“一天一夜”。这是祥子勤劳的一面。

  其次,我们对祥子的消费性支出结构稍作分析。作为一名从农村进城的孩子,祥子没有抽烟、喝酒和“逛白房子”的恶习。吃穿用等消费性支出也都是挑最便宜的,如体面的车夫在跑完一趟活儿后,一般会喝十个子儿一包的茶叶,加上两包白糖,旨在补气散火。然而,祥子还是选择“喝那一个子儿一包的碎末”。穿的方面,文中提到祥子卖完骆驼打扮一身的花费是2.2元,脱下来的破东西还换了两包火柴。这是祥子俭朴的一面。

  接下来,我们谈谈祥子三起三落的买车之路。第一次攒钱买上车之后被兵连人带车抓走了,逃出之后顺走了兵们落下的3只骆驼,卖了35元;第二次攒钱攒到六七十块时,因受主人曹先生牵连被孙侦探“骗”走了钱,只剩下曹先生给的5元钱;第三次是虎妞给他买的车,因给难产而死的虎妞安葬而卖了车,最后只剩下30多元钱。前两次买车经历,祥子都是想靠自己攒钱,他不接受高妈的建议去放高利贷,也不接受方太太的建议去银行开户存钱。事实上,刘四爷和高妈在祥子买车的问题上都给他出过主意,如刘四爷愿意低息借钱给他买车,高妈建议他起会或弄个黑签会等,他都没有采纳,依然想钱攒够了再买。

  文中还提到祥子的“应急储备”理念。处理完虎妞的丧事,祥子将剩下的30多块钱缝在衣服贴身的一面。“不想花,也不想再买车,只是带在身旁,作为一种预备——谁知道将来有什么灾患呢!病,意外的祸害,都能随时地来到自己身上。”正因为事前做了这样的应急储备,当后来在“白房子”染上病后,才有钱治病。“治病花去十多块,还有二十来块打底儿,他到底比别人完全扎空枪更有希望。”

  三、富裕阶层的传承失败教训

  作为书中富裕阶层的代表,刘四爷带领女儿虎妞经营车场。从财富传承的角度而言,车场的创始人刘四爷不大舍得女儿出嫁(怕女婿是冲着车场来的),期望女儿能留下来陪他,并好好经营车场。然而,从虎妞的角度而言,她不仅想嫁人,而且还想继承家业。所以虎妞设计了“嫁人+继业”的连环套,第一步是先下钩以假乱真套住了如意郎君——祥子,第二步想与祥子联手套住老爷子——获得家业。

  在刘四爷七十大寿的当日,虎妞的如意算盘就落了空,原因在于下午刘四爷看到好多客人带着女眷孩子来给他祝寿,想到自己身边只有一个虎妞,不免有些失落,外加他实在不想把虎妞下嫁给车夫祥子。刘四爷心中的怒火导致父女二人大吵一架,结果是虎妞提前向刘四爷摊了牌,说怀了祥子的孩子并要嫁给祥子,而刘四爷的答复则是“有他没我,有我没他”。

  如此闹剧的结果则是,在没有刘四爷的祝福中,虎妞“冷冷清清”地嫁给了祥子,刘四爷将车场变现,外出上海、天津等地游玩。从财富传承的角度而言,这是个典型的失败案例,主要原因在于刘四爷不想让家族企业落入外人——女婿手里,对他而言,宁愿让女儿终身不嫁,也不想让家族企业旁落,更不能让自己的员工祥子讨了便宜。

  四、当下财富管理的经验借鉴

  其一,中低阶层想要致富,不仅要勤劳俭朴,还应做好应急储备或者说保障安排。勤劳可以开源,俭朴可以节流,应急储备可以预备不时之需。在此我们一方面可以借鉴祥子的应急储备策略——永远留有救急或救命的钱,以防不测;另一方面,可以通过购买人寿保险分散个人乃至家庭的不测风险。

  其二,中低阶层想要增值,不仅要会理财,还要有高妈式的穿透式风险管理理念。高收益的背后肯定是高风险,如果事前采用集资方式进行理财的话,如何才能识别高收益背后的高风险?那就要像高妈一样——对不了解的人不放贷,中低阶层家庭也不应购买自己不了解的产品或服务。

  其三,富裕阶层想要传承,除了要选好接班人外,还要靠制度或服务。清末民初的“超富阶层”代表盛宣怀家族借助义庄制度进行分家析产,处于同一时期的富裕阶层代表刘四爷则选择将家族企业变现。目下,改革开放以来的家族企业主正面临由一代向二代的传承阶段,在接班人选择上,除依靠自己的子女外,还可考虑职业经理人。在制度或服务上,如信托制度和慈善基金法,或家族办公室以及家族基金会等都是不错的备选方案。

  关于作者及弘创研究院:

  王增武——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财富管理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北京弘创资管信息科学研究院副秘书长,中国社科院金融所结构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员,院创新工程执行研究员;

  弘创研究院——北京弘创资管信息科学研究院是由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财富管理研究中心做学术支持的研究机构,立足新时代经济市场,充分发挥智库优势,加强与社会各界的合作与交流,为企业科学决策提供智力支持,为新时代金融业的繁荣发展助力。2017年12月,北京弘创资管信息科学研究院与沣沅弘(北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联合举办了第四届创富共荣高沣论坛,并发布了与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财富管理研究中心联袂打造的《家族办公室发展报告(2017)》。

Copyright©2006-2017 中国产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0937号
Www.Chinaice.Cn 作品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