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产经网 > 财经 > 金融 > 正文

“失信者”赵长鹏,流浪者币安

发布时间:2018-05-03 07:40 来源:中国产经网 点击:

分享到:

前言

  赵长鹏又一次陷入争议的漩涡中。

  这一次是国内顶级PE红杉资本的起诉,红杉资本认为币安违反了投资排他协议,在香港起诉了虚拟货币交易所币安创始人赵长鹏,通俗说就是斥他脚踩两只船,骑驴找马。

  赵长鹏则在社交媒体上说红杉远远低估了币安价值,暗指红杉有眼无珠。

  然而,一而再,再而三的卷入纠纷中,所以很多人就会想,“看到他这么对待别人,就会担心以后这么对待自己。”

  事实上很久已来,在众人眼里,赵长鹏既是著名的区块链从业者,也是著名的不讲信用者。

  计划与变化

  2014年6月16日,在一场沙龙中,美女何一拿着麦克风,做开场致辞。

  之前,她是旅游卫视的外景主持人,经常出现在荧屏中,光鲜靓丽。不清楚什么原因,她决绝的离开卫视,加入了 OK 交易平台。因为年轻貌美,何一被称为币圈一姐,也因为天天在微博上回复用户,被称为 OK 的首席客服。

  何一很清楚自己需要担当的角色,她很坦诚地说:我的主要任务就是负责当一个花瓶,做好忽悠工作,花钱的事可以找我。到最后,美女开心地说:“真正决定未来的是技术,所以很开心挖角到了赵长鹏,下面有请赵长鹏先生......”

  这次亮相也意味着,赵长鹏正式加入了 OK 平台,彼时他与 OKCoin 的两位联合创始人——徐明星、何一的组合被誉为“比特币天团”,一时风头无两。

  加入 OK 后,赵长鹏对外宣示信心,“ OKCoin 无疑是中国和全世界最好的比特币交易所,也是最好的比特币团队之一。主要是公司的发展前景吸引了我。”

  听起来是不是很般配,但他的突然跳槽,却让一名记者惊呆了。在采访时,这个记者实在忍不住姚问赵长鹏:上个月在北京的比特币峰会上,我听你介绍 Blockchain 的独特经营模式,没想到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你就跳槽了,真的感觉很突然呢。

  赵长鹏没有正面回答,很简单地说了几个字:计划赶不上变化。

  这就是记者 too young 的地方,在峰会上时,他看到赵长鹏还在侃侃而谈 Blockchain,完全没有一点跳槽的征兆,但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这种前后矛盾的事情,今后会经常的出现在赵长鹏身上。

  不过这个记者还在继续追问:Okcoin 最吸引你的是什么?徐总的个人魅力?公司的理念?让我们听听赵长鹏当时的回答:

  “我觉得 OKCoin 无疑是中国和全世界最好的比特币交易所,也是最好的比特币团队之一。在深入了解后,OKCoin 有最好的技术平台,最严格的安全控制,最优质的客服,最快的存提款,最优秀的团队和理念,主要是公司的发展前景吸引了我。徐总和何总都能力超强,而且互补配合的很好!刚好我加入和他们两个又形成互补”。

  就跟恋爱一样,基本上赵长鹏把所有形容语句都用完了,就只差白头偕老了,只是人间没有这么多的佳话,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在那个下午,币圈一姐介绍他亮相时,他远远没有如今福布斯虚拟货币富豪的风范,那天他穿着个大裤衩,人字拖,很普通的出现在众人面前。赵长鹏拿着话筒,结结巴巴的介绍,像个普通 IT 少年。

  实际上,在互联网界,他算大龄青年了。赵长鹏1977年出生在江苏农村,父亲是中国科技大学老师,随父母在合肥中国科技大学住过两年。1987年,赵长鹏又随父亲到了加拿大温哥华。

  16岁的赵长鹏进入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大学期间,赵长鹏独自前往东京,在一家金融 IT 公司,为东京股票交易所开发用于匹配交易订单的系统。1997年后,他去往彭博 Tradebook 开发期货交易软件,2013年起,赵长鹏开始将赌注放在数字货币身上。

  基本上整个青少年时期,赵长鹏一直处于不稳定中。从中国农村到加拿大、到日本,赵长鹏见的世界越来越大,也许正是在不断的变动,造就了赵长鹏如今的性格,他一直不是一个守规矩者,更坚信依靠横冲直撞就可以解决问题,哪怕违反规则、出尔反尔也无所谓。

  分手与撕×

  第一次用 OK 身份的那次亮相,赵长鹏用了最好的,最严格的,最优质的,最优秀的......等等词语,描述加入 OK 平台的感受,在听者看来,OK 无疑是最适合赵长鹏的地方了。

  但爱情往往是最脆弱的,仅仅一年后,2015年5月,赵长鹏与 OK 平台闹翻,离开了他曾经的真爱。

  其实人来人往很正常,互联网谁不离职跳槽创业?一般走的时候不管有多大的矛盾,表面上都还是客客气气,毕竟都要在圈子里面混。但赵长鹏不一样,他走的并不体面,而是来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撕逼事件,跟 OK 刀枪唇剑了好一阵。

  最后呢,赵长鹏被证实工作期间多次欺骗 OK:他被指伪造了关于 bitcoin.com 的 v8 版合同,个人简历造假,并在合同中出卖公司利益.....

  基本上,赵长鹏被指责的问题,每一项都是职场的大忌。

  这非常像他的上一份工作经历,来 OK 之前,他在 blockchain.info 只工作了几个月就离开了,私下里,赵长鹏说 blockchain CEO 是一个很烂的人,他因为有不同的方向,所以离开了。并且还揭短说 blockchain 有很多问题。只是,短短几个月以后,赵长鹏又同样因为”不同的方向”离开了 OKCoin,对外说 OKCoin 也有很多问题。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一个人的性格也是很难改变的,在这种情况下,赵长鹏只能选择单干了,或者说他早就想单干了。

  2017年7月14日,赵长鹏创立的币安交易所启动,业务遍及日本、美国、韩国、英国等市场。8月份,度过同业竞止协议的何一宣布加盟币安,担任联合创始人、CMO。两人先后从 OK 到币安,这其中有什么故事,不为人知。

  避走海外

  随着数字货币的兴盛,币安火速蹿红。但是,风向也悄然变化了。

  2017年9月份,央行等七部委定性 ICO 为非法融资,数字货币价格暴跌。这被币圈称为著名的9.4时刻,但没想到的是,监管很严格,今后会更严格。

  到了2018年的1月20日,央行又下发了《关于开展为非法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支付服务自查整改工作的通知》,要求辖内各法人支付机构开展自查整改工作,严禁为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服务,并采取有效措施防止支付通道用于虚拟货币交易。

  一周之后,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防范境外ICO与“虚拟货币”交易风险的提示》,告知“根据国家相关管理政策,境内投资者的网络访问渠道、支付渠道等可能会受到影响,投资者将蒙受损失。”

  一连串的监管政策,犹如泰山压顶一般,袭向整个国内的币圈行业。

  2月1日,币安官网发布“致中国用户”的公告,仅有寥寥一句话:“根据中国相关政策法规,币安不再为中国大陆地区用户提供服务。”

  币安团队将人员和服务器转移到海外,并分散到了十几个不同国家和地区,与此同时, OKCoin、比特币中国、火币等交易所纷纷宣布停止国内交易业务。

  赵长鹏和何一从此避走海外,包括薛蛮子,宝二爷等等多个割了众多韭菜的币圈大佬,分别躲到美国、加拿大、日本等地长居。

  也在这个月,一家国际媒体将他推向舆论的中心,2月7日,福布斯杂志公布了史上第一份“虚拟货币创业亿万富翁”名单,称他通过提供虚拟货币资产交易平台服务,积攒了2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5亿元)的财富。

  而这期的福布斯封面,正是赵长鹏,封面中,他穿着黑色连帽衫,将头扎入帽子,露出冷峻的脸色,不明虚实。

  这既让世界知道了赵长鹏,也明白了他为什么远遁海外、流浪全球的原因。

  韭菜好割,但也得付出代价。

  前几天,宝二爷在他位于硅谷的“韭菜庄园”里说,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他们这批人从国内出来,也非常想回国,但现在很难.....对赵长鹏来说,也是如此。

  流离失所

  没想到的是,福布斯报道后,被推向舆论风口的赵长鹏,并没有享受到巨大名额带来的荣耀,他和他的币安,反而陷入流离失所的境地。

  可能是由于中本聪的原因吧,日本一直对数字货币非常宽容,众多的币圈大佬选择了到日本避风头,币安也在日本设立了办公室。

  但没有多久,今年3月份日本金融厅以币安网没有在日本注册,或给投资者带来损失为由,计划根据经修订的基金结算法向该公司发出警告。金融厅甚至威胁说,如果币安网不停止其交易,将与警方合作对其进行刑事指控。

  日本驱逐币安的消息一出来,引发了市场的惊慌,币安币开始暴跌,比特币也随之下跌。

  赵长鹏紧急在 Twitter 澄清,指责这个新闻很不负责,“我们正在和日本金融厅(FSA)进行建设性对话,并没有收到任何指令”。他辩解说,日本金融厅不可能在通知我们之前通知一家媒体,何况我们还在进行积极的对话。

  但无论他怎么辩解,显而易见的是,日本已经没法作为常驻的安身之处了。

  币安“首席客服”何一后来给了一个合约的解释,“币安没在日本办公和注册,是‘去中心化办公’”,“币安都做链了,以后没公司了”。

  挺服币圈一姐的,流浪全球被她用一个“去中心化办公”描述的这么诗意。

  很快,马耳他又冒出来了,币安计划在马耳他开设办事处,而且很快就能在这个欧洲岛国推出一个支持“法定货币对加密货币交易”的交易所。

  “我们很有信心,而且很快就会宣布与马耳他本地银行的合作关系。当谈到加密货币和金融科技创新时,马耳他是非常积极的。”

  马耳他怎么样?币圈的火种传播到那里,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敢相信的。

  然后是台湾,4月13日,赵长鹏来到台湾,与台湾地区立法委员许毓仁在 Facebook 进行直播,讨论台湾地区在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的机会以及币安在台湾地区落地的可能性。

  为了赢得台湾的欢心,赵长鹏这样夸耀台湾,“台湾的技术人才多;台湾金融市场开放,政府态度好;芯片强,现在很多挖矿的芯片都是来自台积电,台湾的电很便宜,不过现在可能大家还没注意到;台湾的手机很强。现在台湾本土有几个交易所也做得很好,如果整个行业做起来,会发展的很好”。

  是不是似曾相识,这是赵长鹏的一贯套路,当初进入 OK 公司,他也是这样夸 OK 的。

  赵长鹏甚至降低到很低的姿态,“很希望来台湾,为台湾该行业出一点力”。

  不知道台湾怎么看区块链,反正没几天,他又与何一来到非洲,宣称要在非洲在非洲推介区块链及数字资产的应用,何一不微博里晒出被受到乌干达总统的接见的照片。

  他称赞总统 Togo 是新一代非洲领导人的代表,既有想法,又有执行力,是很好的开始。照片中的赵长鹏,少有的身穿西装,充满期待。

  为了建设非洲,有人给粮食,有人给产品,但像赵长鹏这样送区块链到非洲,听起来也蛮魔幻主义的。

  他很想为币安找到一个安稳的家,但他找不到容身之处,他和币安只能在全世界流浪着。

  做空与回滚

  很快,币安又卷入更大的技术性争议中来了。

  2018年3月7日深夜,币安出现了系统故障,具体表现为多名投资者发现自己的账户被黑客入侵,虚拟资产在不知情的情况被卖出换成比特币,涉币种类超过20个。

  随后,黑客将被盗账户中所持的比特币全部高价买入另一种币 VIA,导致 VIA 市价瞬间被拉高110倍。然而,很诡异的是黑客的攻击行为点到即止,账户的资金也没有转走,堪称侠盗。

  深夜2点半左右,赵长鹏在 Twitter 上发言说,“资金一切安全,黑客未劫走资金。”

  按照币安的解释,这是一次大规模通过钓鱼获取用户账号并试图盗币事件;不过,由于币安措施得力,所有资金安全,无任何资金逃离。

  资金貌似没有转走,那么黑客的目的是什么?仅仅是为了秀一下操作?但很快有人发现疑点。

  区块律动BlockBeats 认为,“早有预谋的黑客当然会想到交易所会立即停止所有账户提现来挽回损失,所以他们来了一出‘声东击西’,攻击币安,但最大的利润并不从币安上获取。而是来自于:之前在全世界各个交易所上早就挂出的‘数字货币和代币做空单’。”

  背后黑手的真正目的是为了做空获利?

  也确实如此,币安被盗消息传出后,大量虚拟货币被按市价抛售,各个平台的虚拟货币全面暴跌。

  所以,黑客需要的并非将盗取币安账户资产,而是通过传递恐慌,将某一种或多个数字货币做空获利,堪称声东击西。

  那么背后的黑手是谁呢?这不明不白的黑客侠盗,既然都已经黑进账户了,为何还多此一举去做空获利?于是细思极恐,有人怀疑,这是一起“自导自演”的事件,币安才是实际获利方……

  紧接着更有意思的是,币安号称为了解决问题,对所有异常交易做了回滚处理。

  所谓回滚指的是程序或数据处理错误,将程序或数据恢复到上一次正确状态的行为,通俗来说,就是“悔棋”。

  “区块链最大的精神是数据不可篡改,币安采取回滚交易,让一部分的交易作废,那他是不是自己篡改了自己的交易数据呢?这明显有违区块链精神。” 中国量化投资学会理事长丁鹏称。

  中国证券的历史上,其实也不乏各种奇葩的故事。比如2013年的光大乌龙指,因为中午的一个误操作,在没有任何利好的情况下,蓝筹股集体触及涨停,最后被查出来源于一个乌龙指,也就是下错了单。下午的时候,上交所称已达成的交易将进入正常清算交收环节。并没有将交易回滚,也就是默认了这次操作。

  回滚也不是没有,比如著名的国债327事件,那是在遥远的1995年,在白天一番惊心动魄的多空较量后,晚上10点,上交所宣布最后时间段的交易无效。这次的回滚决定直接导致万国证券因此倒闭,上交所尉文渊离职,证券教父管金生入狱,那一天堪称中国证券史最黑暗的一天。

  其实国外的交易所比如纳斯达克,纽交所等,都发生过乌龙指事件,但是没有一家交易所会回滚交易。

  “数字货币交易所占据了话语权的顶端,我相信币安没有必要操纵市场,不会作恶,这次事件币安自己也是受害者,但问题的关键是:币安‘有能力作恶’,这才是最可怕的。”丁鹏称。

  下棋比赛时,你会接受对方悔棋吗?好端端的交易,你说不算数,就不算数了,以后谁敢信你?

  一个惊人的说法在行业流传,是赵长鹏根据交易所掌握的数据,在市场做空?

  红杉的愤怒

  性格决定命运,在赵长鹏的故事里,总是不断增添新的争议。

  这一次,他又被红杉资本怒斥言而无信。4月25日,由于认为币安违反了投资排他协议,脚踩两只船,红杉资本在香港起诉了他。

  起因是去年8月,赵长鹏和红杉资本开始就币安投资行谈判,一开始双方很开心,币安也刚刚成立没多久,能拿到顶级 PE红杉的投资,无疑是很牛逼的一个背书。

  阴差阳错的是,谈判一直持续了好几个月,最终的投资合同没签,但比特币却涨起来了。到12月份的时候,比特币已经突破了2万美元,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赵长鹏不干了。

  赵长鹏告诉红杉资本,红杉报价严重低估了该交易所的价值,别人IDG资本给的价码高多了,资本市场在商言商,本来没有什么错,价高者得,但问题是,根据协议,币安违反了与红杉签订的排他协议。

  此一时彼一时,当初的估值和后来的估值,当然不一样,这都可以谈。但之前签排他协议的是你,如今撕毁协议的又是你,整个过程中,信用在哪里?

  每当有更好的解决方式时候,他总是不屑于采用,撕毁就撕毁吧,赵长鹏似乎对于信誉并不关心,此前,他也经常说些前后矛盾的话。

  比如他曾对外表示,“今天,没有任何去中心化的交易所能处理我们(币安)的交易量,也没有任何交易所像我们一样安全。”但在被黑客攻击后, 这之后,赵长鹏又决定要将币安“去中心化”。他接受雅虎财经采访时称:交易所预计使用6个月左右的时间实现去中心化。

  对于赵长鹏而言,此次遭红杉起诉肯定会有信誉损失。“看到他这么对待别人就会担心以后这么对待自己。”有投资人表示。

  “市场机制的核心基础是信任,签署 TS 包括一系列文件的目的是为了建立信任基础,市场如果不能有信任,那会导致所有人的交易成本都上升。”对于高度类金融化的币圈,信用更是交易赖以继续的基石。

  但赵长鹏并不care这个,仅仅几年前,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程序员,技术上,经营上都并没有过人之处,和中关村万千的程序员一样默默无闻。但他很幸运的站到了数字货币的风口,并在短短时间内积累了巨额财富,财富可以给他自信,也可以给他心理强化:

  他理所当然地忽视时代进程,而将之视为个人的能力,只要能够快速生长,手段不重要,信用与否也不重要,此前是如此,或许今后也是如此。

  当赵长鹏和币安的下一次争议或事故出来时,我们不会再感到惊奇。

Copyright©2006-2017 中国产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0937号
Www.Chinaice.Cn 作品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