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产经网 > 资讯 > 产业 > 正文

探索高效合规线上诉讼 维信金科:推动AI应用创新进入深水区

发布时间:2019-04-15 16:39 来源:中国产经网 点击:

分享到:

  2018年经历行业监管加强和深化、大环境趋于严峻,维信金科(02003.HK) 这家成立于2006年的主打信用卡代偿和消费信贷的金融科技公司度过了极不平凡的一年,维信金科CEO、联合创始人廖世宏在2019年新年致辞中这样总结:“我们在2018年是里程碑的一年,在市场十分动荡的时候,我们仍然顺利上市,第二个里程碑是在市场动荡、监管加严的时候,我们顺利地完成转型,完全成为一家纯线上的、由技术推动的普惠金融、消费金融平台。”

  近日,维信金科CEO廖世宏接受了界面新闻记者的专访中,回答了公司坏账率、全线上化转型、机构资金等行业关心的问题,复盘一系列“现金贷新规”(141号文)的发布后的合规与转型历程。

  敢于披露坏账率真实的一面

  “坏账率”成为2018年消费金融动荡行情最直接的反映。

  近日,维信金科披露的上市后的首份年报在稳中有增,总体来看,2018年全年公司实现总收入27.37亿元,同比微增1.1%;经调整净利润2.96亿元,同比微增1.1%。 在来之不易的业绩背后,维信金科披露了三项关于不良的逾期数据:首次付款逾期率、1至3个月逾期率、不良贷款逾期率,成为同行业中披露坏账数据最为详尽的上市公司之一。

  其中,“2017年Q4首次付款逾期率跳高至3.1% ”、“2018年Q2不良贷款逾期率高至7.7%”、2018年全年的各类逾期率也显著高于2017年,多项坏账数据备受关注。

  对此,廖世宏解释到,首先,决定逾期率数据的是业务量的大小,逾期率在放贷量快速增长的时候,分母快速增长时候非常小,而在2018年,贷款发放量相比于2017年减少15%,分母变小从而影响了逾期数据;其次,2018年Q2不良贷款逾期率最高点达到了7.7%,这正是2017年发布的“现金贷新规”造成的滞后性影响,同样,2017年第四季度的首次付款逾期率高点正是受到“现金贷新规”的直接影响。

  他表示,“2018年,我们投入了大量的时间适应监管环境的变化以及其导致的资产质量波动,保障资产质量表现以及主动调整业务以恢复业务动力两者间取得平衡,首次付款逾期率在其迅速对市场变动做出应对后恢复至低于2%的正常水平,且其后维持于该水平。

  “我们更多的是把行业真实的一面披露了出来,所以看起来坏账率会比较高。这也是机构投资者对我们的要求。”维信金科CEO廖世宏坦诚,“不论同行在年报中披露的数据如何,但我认为监管政策对于各家公司的影响概莫能外。”

  业内专家透露,国内一些P2P平台往往通过“行业潜规则”的资金池业务“借新还旧”、人为降低坏账率,使得交易规模反而大增,财报显得格外亮眼,但助贷业务的资金则全部来自金融机构,坏账核销都需要与金融机构进行核对,并且做到借贷利率合规,因此,可以操作坏账的空间几乎没有。

  探索高效合规线上诉讼

  另外,对于坏账贷后处理上,维信金科在贷后管理领域率先推进“线上诉讼”策略,利用法律武器,探索适合小额借款领域的“合规”催收,杜绝暴力催收的隐患。

  维信金科透露,2018年9月,网络小额金融借款纠纷纳入互联网法院管辖范围,维信金科率先拥护杭州互联网法院的人工智能及信息技术在司法应用层面的创新,依托其专业、便捷的诉讼渠道,高效、透明的诉讼方式,在贷后管理方面取得了卓越进展。

  2019年以来,维信金科旗下的维信卡卡贷将涉及杭州地区的网络借贷纠纷案件提交杭州互联网法院,首批提交的10个案件已顺利完成立案、送达、庭审等流程,目前正在等待法院的判决文书。

  根据维信统计,截止目前,通过杭州互联网法院的线上诉讼,首批10个网络借贷纠纷案件中,达成和解结案的已有5个,和解金额达到诉讼请求总金额的近30%,“线上诉讼“取得了良好的经济和社会效果。

  机构资金来源更加分散

  维信金科年报披露,根据2018年,维信金科与10家新资金合作方建立合作,包括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全国性股份制银行,以及多家地区性商业银行。截至2018年末,共与30家资金方合作建立持续可扩展的合作关系。

  廖世宏透露,目前,新增贷款中约有超过三分之一的资金来自信托机构、剩余来自于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和银行,与2017年,信托贷款占据维信金科贷款实现量的79.4%,资金来源明显分散。

  “ 2018年,我们经历了一个比较痛苦的调整阶段。” 廖世宏表示,这主要是由于“现金贷新规” 刚出台时,对于现金贷的资金来源做了严格限制, 而维信金科的所有放贷资金都来自于金融机构,因此,自从文件出台直到2018年上半年,一些金融机构与助贷机构的合作偏向保守、谨慎,直到2018年下半年后情况逐渐好转,特别是2019年1月央行发布的“175号文 ”明确鼓励网贷行业向小贷公司转型后,金融机构资金明显增加,资金压力已经解除。

  全线上化转型

  在廖世宏看来,获客渠道与风控、资金一样,是消费信贷经营的三个最重要的方面。

  维信金科从2006年3月开始提供消费金融服务,是中国消费金融领域从业十二年的老兵。展业早期,维信金科的业务是线下借贷,2015年推出基于线上的信用卡余额代偿产品“卡卡贷”,但随着互联网技术逐渐成熟,维信金科的线下放贷规模逐年减小,占比从2015年的93%降低到2017年的10%。在2018年行业动荡的背景下,从线下转到线上趋势愈发明显。2018年内,维信金科出售了主要运营线上至线下(O2O)的业务平台——杭州维仕金融服务有限公司。

  廖世宏表示,出售O2O业务出于多个方面的考量,第一,是由于技术的进步,但当时的互联网技术不足以完成人脸识别、线上风控等,特别是在2018年动荡的一年中,线上业务模式和资产质量得到了验证,另外,线下的高昂店面人员成本也影响了贷款业务的利润率;其次,是出于合规性的考虑,对接线下三年期大额资产的却是短期的信托资金,O2O大额信贷产品实际上存在着大量长期资产与短期资金错配现象,实际上不符合 “现金贷新规”的监管要求。

  维信金科在放弃线下的同时,迅速转身牵手中国移动、联通、电信三大运营商,联合推出分期付款借款产品,成为唯一一家与三大运营商都有手机分期业务合作的公司。此外,维信金科还与部分OTA、互联网巨头旗下的金融科技公司合作开发消费信贷产品,拓展线上渠道。在场景方面,维信金科则把目光投身年轻人喜爱的健身、教育行业,为职业院校、工作培训提供分期付款服务,跨行业合作联合建模,进一步加强风险管理能力。

  此外,维信金科年报中也披露,2018年的销售和营销费用为2.06亿元,2017年为6900万元,同比增加了近两倍。廖世宏表示,营销费用增加主要是由于在“现金贷新规”之前与第三方签订的销售合作协议中,允许销售方在每笔借款中向客户另外收取费用,而在“现金贷新规”之后,这种做法不被监管允许,因而,营销费用必须由公司自己承担,成为一项必要的合规成本。

  从2006年至今,维信金科已经陆续获得了两张网络小贷牌照、融资担保牌照,以及直连央行征信中心的数据端口,成为合规经营消费金融业务的先发优势。2018年6月,维信金科经历了12年筚路蓝缕的创业后,在香港上市成为一家公众公司,廖世宏表示,这意味经营必须合法合规,也意味着更大的社会责任。继2018年在在急剧变化、强手如林的市场环境中,公司确保了经营的稳定,未来,继续领跑国内的信用卡余额代偿市场,维信金科的科技金融业务布局和蓝图将更加清晰。

Copyright©2006-2017 中国产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0937号
Www.Chinaice.Cn 作品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