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产经网 > 产经资讯 > 综合资讯 > 正文

把连环奸杀案和青春片嫁接到一起《黑处有什么》提前杀入“年度国产片十佳”

发布时间:2016-10-26 14:09 来源:中国产经网 责任编辑:n03 点击:

分享到:

    上上个周末,在国内影迷圈中最受关注的,不是大导演斯皮尔伯格的新片《圆梦巨人》,而是一部小成本国产电影《黑处有什么》。在去年的FIRST 青年电影展上,《黑处有什么》拿下最佳导演奖。没有明星,快40岁才拍出处女作的女导演,300多万元制作成本,没有大场面,《黑处有什么》跟那些商业大片气场不合,10 月14日上映,首日票房仅150万元。截至17日下午,这部电影上映4天,累计票房455万元。数字不起眼,但它在文艺影迷圈、影评人圈引起的反响,不可能被忽略。豆瓣评分在及格以上,时光网评分7.0;云集多位资深影评人的影评栏目“影向标”给它的平均分超过6分,妥妥地杀入年度国产片前 10名。这个把连环奸杀案和青春片嫁接到一起的独立制作,是今年最有趣的华语片之一。作为一部非科班出身的女导演拍出的第一部电影,《黑处有什么》的缺点也是显而易见的。比如说,叙事上略嫌松散,一些时代符号过满,人物稍嫌符号化……然而,它的可贵之处在当下的国产片中更加值得珍惜和鼓励。诚如资深影评人mag-asa所言:“它反映了在中国电影里被长久遮蔽的一种历史。”

    影片公映后,记者找到导演王一淳,把《黑处有什么》的里里外外聊得通透。Part1

荐影

不是少女版《杀人回忆》,照样带劲又共鸣

    开篇就是奸杀案,刺激吧?连环奸杀案贯穿整部电影。它比那些全程围绕初恋、打架、三角恋、堕胎……的国产青春片,要带劲多了!有人形容《黑处有什么》 是“少女版《杀人回忆》”。不过记者认为,它跟《杀人回忆》 完全是两个路子的电影。连环奸杀案,只是导演在《黑处有什么》中放出的引 子,这部片想讲的其实是1990年代初那个“全民性启蒙时代”。说到“性启蒙”这事儿,70后、80后观众更有共鸣。1990年代初,咱们刚刚开始被“资本主义腐朽文化”洗刷刷,那会儿正处在青春期前后的70后、80后,自然是最容易“蠢蠢欲动”的一群。《黑处有什么》中,导演明里暗里埋了不少有关性启蒙的梗。《今古传奇》《东方法制》 ……1990年代,这些杂志就是“地摊文学”的杰出代表啊,里面满是拿“案件纪实”做幌子的“小黄文儿”。彼时,这可是不少男青年的性启蒙读物,连办案的小警察都捧着一本《东方法制》读得有滋有味。地摊文学还不够滋味,录像厅才刺激。《蜜桃成熟时》,这部香港三级片的经典之作也被导演王一淳借来一用。除了录像厅,还有自家放的录像带。聚齐狐朋狗友躲在自家看“黄色录像带”这事儿,够得上拘留的治安案件了。现在看来,这真是充满1990年代气质的经典戏码。在那个连烫头发都是“不三不四”的年代,一起连环奸杀案对大家的冲击力可想而知。导演“别有用心”地安排了许多疑似罪犯:举动暧昧的发廊老板;让小女孩读《金瓶梅》的色老头儿;时常跟在女孩身后的神秘猥琐男;还有录像厅里那些无所事事精力旺盛的男青年们。也许罪犯在这些人当中,也许全都不是,但这都不重要,这些人构成的正是性启蒙时代的混沌面目。作为一个70年代末生人的导演,王一淳对90年代初普通人生活的还原相当到位。无处不在的流行歌曲,自然是百试不爽的招儿。卡带录音机、眼保健操、学雷锋学赖宁、女式单车、大波浪卷发……各种时代符号轮番出现,虽然有些地方略嫌刻意,但总体的代入效果着实不错。这个小成本另类青春片,才是今年华语片值得花钱去看的极少数之一。Part2

对话

王一淳:警察办案部分删的特别多;我偷看过爸爸带回家的《玉女心经》

    对比这部电影的公映版,和此前曾小范围放映过的版本有不少区别。原因很简单,删掉一些,改掉一些,才能让它顺利地被更多人看到。仅列举三处,供各位脑补——●原版:对公安办案不力有较多描写。公映版:删掉了许多公安办案的戏份。●原版:小混混赵飞被抓后逃跑……公映版:片尾字幕交代,赵飞被捕后因证据不足被释放。

    ●原版:连环凶杀案并未告破。

    公映版:片尾字幕交代,因DNA 检验技术的进步,案件于2015年告破。

    接受记者采访时,王一淳在几个时区之外的伦敦,正带着《黑处有什么》出国参展。她是一个“快40岁的家庭主妇,非科班出身,没有电影业内的朋友,自己掏了300万元私房钱” 拍戏的新人导演。《黑处有什么》的监制唐大年导演,竟是王一淳通过“微博上神交已久的导演爱人赵赵(知名女作家、编剧)”这层网友关系请来的。

    “刚到片场连对讲机都不太会用”的王一淳,用自己大部分积蓄硬把这戏拍了下来。粗剪出来,“没有调音也没调色,看着像用手机拍的”,王一淳“特绝望,觉得这钱打水漂了”。《黑处有什么》的半成品被扔在家里一年多,不少亲戚朋友觉得“这人疯了”。若不是后来入围FIRST青年影展,又拿了最佳导演奖,还被评委会主席姜文表扬“少有那么沉着又那么坏的作品”,王一淳很可能成了来电影圈玩一把的票友之一。如今,《黑处有什么》终于上映,看起来,最终票房会有千万上下。算一算,这部有点另类的青春片有可能还赚了。这下,原本打算“表达完自己就不做导演”的王一淳,听完大家的“鼓励和拍砖”之后,开始蠢蠢欲动。她说,已经开始了下一个故事。共鸣

    “父亲去世触发我写这个故事。这里有很多我个人的回忆”你在之前的采访中提到过,《黑处有什么》始于你写的一部回忆父亲的小说。电影里的小女孩曲靖有你的影子么?是的。1991年,我也生活在国营大工厂里,和电影里的小姑娘同龄,都是14岁。这个故事里有很多我个人的回忆,比如小女孩和爸爸的关系,她和老师、同学的关系……我选取一些生活细节时也会考虑到不要太个人化,加入一些大家都会有共鸣的。曲靖的老爸是那个时代典型的小知识分子,面对生活又很无力。这角色和你父亲很接近?特别像。都是小地方的小知识分子,清高、愤世嫉俗,和身边的人关系都处得不太好,跟我的关系也一直别别扭扭。我爸爸是大学英语系毕业的,在那儿当中学英语老师。他2002年去世这事对我影响特别大,整整一年都很难走出打击,也是父亲的离开触发我写这个故事。我能理解,许多70后、80后和自己的父母都有些沟通上的问题。是啊,我在电影里试着找了一些原因。父母那一代人,经历过大饥荒和“文革”,他们没有特别好地被爱过,他们心里的美好生活可能就是吃饱穿暖。虽然他们有很多让子女不舒服的地方,但他们真的是倾其一生,各种节省,希望保障子女过得温饱安全。这是一个让人挺无奈的事实,却是我们那一代家长表达爱的重要方式。奸杀基层老刑警讲了很多细节;警察办案部分删的特别多《黑处有什么》虽然主讲一个少女成长的故事,但那个连环强奸杀人案放在里面很有意味。你自己的少女时代,身边发生过类似案件吗?在我的成长期,确实听过类似传言。后来上大学,我跟同学们聊起来,好像每个人的少女时代周围都发生过一些这样的案子。我觉得,它是否也是性压抑的结果?从这个角度来理解,同电影的气质有非常契合的地方。你参考过真实案例吗?我觉得,当时这种稀里糊涂结案的案子很多啊,光媒体报道的就有我们熟知的聂树斌案、呼格吉勒图案……所以,我写的时候查了很多资料,但电影里涉及的细节不是特别多。电影里这个案子的展现,有很多相对审查体制而言有些敏感的地方,包括警察为了办案屈打成招,以及抓错了犯人想办法放掉等等,这种细节听说也经历了不少改动,是吧?是啊。我的片子有个讨巧的地方——整个从一个小女孩的视角展开,因此回避了成人世界很多真正残酷、尖锐的矛盾,可能这也是《黑处有什么》最终能跟大家见面的原因。的确,这部电影做了不少修改,但它要表达的感觉还是在的。警察办案部分删的特别多。警察办案的方法很有那个时代的特色,这些细节都是从真实案卷里看到的么?为了拍这个戏,我确实到基层公安局待了小一个月。我跟那些老刑警聊天,比如说,当时发现确实抓错人时怎么放?老刑警告诉我的就是:“故意制造机会让犯人逃跑。如果是逃跑的,这个人肯定不会回来找事儿。”相反,如果你按正常程序把人放了,告诉人家你没犯错,那这人肯定回来找事儿:“那你关我这么多天算什么?!”电影里放人的细节确实很有趣,没想到背后的真相这么荒诞。老刑警讲得更有趣。他说,有的人你给他制造机会,他都不知道逃跑。比如,他们想放一个人,就会假装提审他,然后不停地给他喝水。那人喝多了想上厕所,警察就说“局里的厕所坏了,你去对面楼里上吧”。结果,那人去外面上过厕所后又回来了,警察反倒很崩溃。最后,只能按照取保候审的程序正常放,但因为怕人家找事儿,还要吓唬人家:“你回去好好待着,没有书面通知,不准离开你们村。”结果,听说有人被放回去,真的一辈子没离开过自己的村子。我听到这里很难过……萌动少女的性启蒙要在乌烟瘴气的录像厅完成,很无奈电影里有不少1990年代这个性启蒙时代的符号,地摊文学、录像厅以及《蜜桃成熟时》《金瓶梅》……这些梗,同样属于你的个人记忆?我去过录像厅。我们家里有录像机,我爸拿回来《玉女心经》这类片子,偷偷地看。我趁他不在,也会去看里面演的什么(笑)。电影里,保卫科干部去民宅里抓看黄色录像带的人,也很真实。确实,当时很多保卫科的人拉电闸,防止你把证据藏起来,要人赃俱获。戏中有个好笑又好气的细节,敬老院的色老头儿让小女孩读《金瓶梅》。是不是周围的女生遇到过类似的事?这个设计,很多人有共鸣。前几天,一个来采访的女记者还特别不好意思地说,她小时候有完全一样的事情发生。我的一个同学也有类似经历,她去敬老院帮助老人,被一个老头亲了一下,她说现在想起来还觉得难受。电影中,曲靖在录像厅看《蜜桃成熟时》,看哭了。这个细节引发许多讨论,有人觉得略嫌刻意,有人觉得这里面带着青春期朦胧的伤感。我就是想写,她对自己刚刚有一点萌动的感情,突然被粗暴地打压下去这件事有些惋惜吧。这也促使她真的走进那个乌烟瘴气的录像厅,想搞清楚“男女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她看到《蜜桃成熟时》,觉得挺美好的,替自己感到惋惜。那时,一个小女孩的性启蒙要靠这样一个乌烟瘴气的地方来完成,不是一件很无奈的事吗?她用尽各种渠道来了解,都无从了解,能给她启蒙的就是一系列强奸杀人案,或者是敬老院的那个色老头,或者是这种录像厅。《黑处有什么》里,你特别强调“男性的目光”。发廊老板、色老头儿、录像厅青年,还有跟踪女孩的神秘人,他们看女孩都是不怀好意的,这是那个时代很多女孩都会经历的吗?是啊。无处不在、肆意侵犯的软色情的感觉,我印象挺深。后来长大了,跟一些同龄人聊天,似乎大家都有这方面的记忆,某个侧面也说明了当时的人们很压抑。我设计这个细节,也是在烘托一个危机四伏的成长环境,女孩就这样独自挣扎,只能摸索着长大。所以,一个女孩安全地长大,是一件多么偶然的事。(许嘉 张思毅)

Copyright©2006-2016 中国产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0937号
Www.Chinaice.Cn 作品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