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产经网 > 产经资讯 > 综合资讯 > 正文

女孩遭囚禁8年被逼半裸干活 每周挨打200次

发布时间:2016-05-27 07:00 来源:中国网 责任编辑:n01 点击:

分享到:

9月9日,娜塔莎·卡姆普什介绍自传《3096天》,首次完整披露当年被困地牢的经历。

事发后,绑匪普里克洛皮尔卧轨自杀。

2006年8月24日,奥地利警方公布了卡姆普什10岁时的一张照片。

8年半3096天

当年的奥地利少女娜塔莎·卡姆普什,就是在被折磨和煎熬中一天一天数着过来的。

10岁时遭绑架,随后被囚禁8年半。

2006年8月,卡姆普什终于“重见天日”。

日前,22岁的卡姆普什推出自传《3096天》。

遭绑前与母亲赌气

那些年,卡姆普什被锁在一个密封的“水泥监狱”内;最痛苦时,她每周被打超过200次,甚至可以听到骨头折断的声音;忍饥挨饿,受尽折磨,沦为性奴……

对于卡姆普什而言,一切仿佛就在昨天。

回忆录中记载了卡姆普什遭绑架前后发生的事:

当时,卡姆普什的父母已分居。遭绑的前一天晚上,她先是来到父亲家。当父亲送卡姆普什回母亲家晚了些时,母亲大发雷霆,随后禁止她以后再去见父亲。

第二天上学时,卡姆普什决定惩罚一下母亲,没有对母亲说“再见”,更谈不上和母亲吻别。她理所当然地拒绝了母亲送她上学的提议。

走到大街上,她看到两米外停着一辆货车,车旁站着一个男人。卡姆普什在书中描述道:“他直直地盯着我,眼神空空的,看上去仿佛迷了路,我甚至有一种帮助他的欲望。”

在走向那个男人时,卡姆普什犹豫了一下,“我隐隐觉得似乎应该躲开他走,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没有”。

遭绑夜听绑匪读故事

接下来,“一切发生得太快”。

当卡姆普什准备从那个男人身边走过时,他一把搂住她的腰,把她扔进车内,紧接着驾车离去……

在车上,那个男人不停地打电话。

卡姆普什惊恐地问:“你想对我进行性骚扰吗?”

对方说:“你太小了,我不会那么做。我要带你到森林中,将你交给另外一些人,我们以后永远都不会见面。”

当车子最后停在一处松树林里时,那个男人却对她说:“他们不会来了。”

于是,卡姆普什被带到一个冰冷而黑暗的地牢,看起来不足5平方米。随后,她知道这个男人的姓名:沃尔夫冈·普里克洛皮尔。

被囚禁的第一个晚上,卡姆普什要求普里克洛皮尔给她讲故事,后者为她朗读了《豌豆公主》的篇章。

头6个月扔瓶泄愤

卡姆普什的小地牢仅有1.6米高,没有窗户,房门由金属制成。

屋内有一张单人床、一个厕所和一个水槽。被囚6个月后,卡姆普什要求普里克洛皮尔带她到地面上洗个澡。

卡姆普什在书中写道:“他要求我跟着。这时,我才发现,通往楼上的门是一个用混凝土制成的怪物!我被封闭在一个混凝土的房间内,全密封的。”

最初6个月,她向墙壁扔瓶子,用拳头捶墙希望有人能听到,但是所有挣扎只是徒劳。卡姆普什说,那个小房间几乎把她逼疯了,“有好几次,我都梦见手里有一把斧子,然后把他(普里克洛皮尔)的头砍了下来。”

被迫更名为“比比安”

卡姆普什被剥夺了一切自由。

据其回忆:“在我被绑架的一年半后,他突然对我说:"你不再叫娜塔莎,现在你属于我。"”

他命令卡姆普什取个新名字,从而彻底剥夺她的身份感,于是,她被迫取名为“比比安”。

“我不能直接注视他的脸,如果我要站起来、坐下、转头或说话,我都必须获得他的准许。甚至连我上厕所时,他也陪着我。”

普里克洛皮尔特意在地牢内装了一个对讲机。这个对讲机上,安装了一个麦克风,这使

得房间内任何一点轻微的响动都逃不过普里克洛皮尔的耳朵。

如果卡姆普什没有及时回应,他就会朝对讲机来一阵咆哮,直到声音震得卡姆普什一阵头疼。而卡姆普什每一次回应时,都必须有“服从”一词。

一周被打200次

卡姆普什12岁那年,普里克洛皮尔变得异常怪异。

当卡姆普什从身边走过时,普里克洛皮尔就踢她的小腿。每天,他都会对她进行一些轻微的性骚扰。

有一段时间,卡姆普什被带到地面的房间内,开始做各种家务。厨房内的一切物件都必须擦得闪闪发亮,而普里克洛皮尔稍有不满,便会对她大打出手。

卡姆普什写道:“他很厌恶我痛得哭起来的样子。这时,他会扼住我的喉咙,把我拖到水槽边,把我的头浸在水里,掐我的脖子,直到我几乎失去知觉。”

“我至今还记得,当他用拳头击打我的脊椎时,我的脊椎发出清脆的断裂声。随后,我失去了知觉。那一刻,就好像我离开了自己的身体一样。”

对卡姆普什而言,如此虐待如同家常便饭。最严重的时候,她一星期要经历200多次殴打,以致她睡觉时不能平躺,只能侧睡。

半裸干活自称“女奴”

14岁之后,卡姆普什终于有机会在地面上过夜。

她惊恐地躺在床上,而普里克洛皮尔就躺在她身边,并用橡胶手铐把她的手和自己的手铐在一起。这让卡姆普什不停颤抖,但又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在铐着我同床而睡的日子里,他并没有对我实施性侵犯。这个频频殴打我、将我锁在地牢中的绑架者显然有着另外的考虑:他只想有个东西可以抱抱。”

随着普里克洛皮尔的疑心越来越重,他开始害怕任何卡姆普什的踪迹被警察找到。他剪光了卡姆普什的头发,为的是不让警察发现毛发的痕迹。

他要求卡姆普什半裸着在家里干活,并自称“女奴”,称他为“我的主人”。

他禁止卡姆普什吃太多食物,因为让她身体虚弱,可以让她百依百顺,更不会轻易逃跑。

百密终有一疏,卡姆普什终于有机会“重见天日”。

2006年8月的一天,当普里克洛皮尔在院子内忙于洗车时,时年18岁的卡姆普什奋力逃出屋子,跑过几个住宅后,最终在附近一栋房屋的花园内获救。

最终,普里克洛皮尔卧轨自杀。

最喜欢仙人掌

卡姆普什说,她最喜欢的植物是仙人掌。这是她在被囚禁期间,地牢里惟一的一种植物。

“它们不需要太多水,它们独立生长。它们利用刺保护自己。它们喜欢阳光,也能忍受寒冷。它们了解自己的内心。”

回忆起那八年半的时光,卡姆普什表示:“我觉得自己像是被关在鸡笼里的一只可怜的小鸡。你们在电视上也都看到了,我待的地牢———那是一个让人绝望的地方。”

“我总在反复问自己,在成千上万人中,为何这样的事发生在我身上,为什么是我?我对自己说:"我来到世上,不是为了被锁起来遭受蹂躏的。"”

版权所有 中国产经网 电子邮件: cnncai@qq.com 京ICP备13050937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8123
Www.Chinaice.Cn 作品独家供稿,转载就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