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产经网 > 产经 > 游戏 > 正文

搜狐18年之变:游戏等业务已出现下滑

发布时间:2016-03-23 17:25 来源:中国产经网 点击:

分享到:

[摘要]搜狐原本可以有更好的选择和未来,但张朝阳要的不仅仅是商业上的成功,更重要的是他自己身处聚光灯下的参与感。这是理解搜狐近三年所有战略、改变和今日困局的关键。

三年前的5月20号,搜狐视频自制综艺节目《冲刺好声音》发布会现场,当皇后乐队经典歌曲We are the champions的音乐响起,张朝阳在人群中面带微笑,侧身而立——走出抑郁症的他再次出现在公众和媒体面前。

刚刚过了18岁生日的搜狐,为什么迅速衰老了?

在当时中国互联网牌桌上,搜狐手中的筹码并不多,寄望于复出之后的张朝阳马上施展出神奇魔法并不现实,不过,畅游、搜狗、搜狐视频这几项业务的布局使得搜狐看上去格局清晰,仍然保有翻盘机会。

张朝阳当然能看清自己在牌局中的胜负手所在,随后启动了围绕搜狗、搜狐视频的连环资本交易。随着搜狗引入腾讯战略投资交易落听,其以媒体和视频娱乐业务为核心再造搜狐的倾向愈发清晰。

复出后的张朝阳,也以更为阳光的形象,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从享乐、抑郁和小我中走出来的他,还迷上了跑步。

“2016年我要更充分回归社会”,在今年春节后的第一场媒体采访,一身运动装的张朝阳迫不及待向外界传达了更为积极的信号。

然而,必须承认,三年时间过去,最好的张朝阳再造搜狐的尝试却并未成功。搜狗有着不错发展,但并非行业所追捧的风口;畅游在经历去年一系列动荡后,仍在恢复元气之中;搜狐视频则错过了PPTV的并购,战略也一直摇摆不定,缺乏足够资金支持,在第一集团竞争中已经掉队,今年再想重新发力并不容易;新闻客户端目前成为搜狐的拳头产品,但其商业模式的延展空间市场尚未得到认可。

事实上,搜狐依然维持着近几年的产品矩阵,没有突破其他边界,而除了搜狗外的其他业务虽然也在增长,但在各自领域的市场地位不升反降。更重要的是,搜狐还遭遇人才流失,做为一家老牌互联网公司,张朝阳身边几乎没有能拿得出手的高管。

究其背后深层原因,是搜狐自身的基因注定,还是发展战略失误?抑或是张朝阳的管理方式已不适合搜狐?而留给搜狐最后的机会又在哪里?

门户业务错失“今日头条”

“搜狐是一家多元化互联网公司,新闻客户端、畅游、搜狗、搜狐视频都能排进行业前三,我们在新闻和视频领域的目标是冲刺第一。”一位不愿具名的前搜狐高管告诉《深网》,在回归搜狐后组织的最重要一次管理大会上,张朝阳如此表示。

据《深网》了解,搜狐在2014年左右开启了一系列新的调整,这包括:加速搜狗、焦点房地产的分拆上市计划;而在搜狐新闻、搜狐视频等领域,张朝阳加大自己的直接管理力度。

新闻客户端无疑是搜狐当时最成功的产品,无论从品牌、布局还是市场占有率,都保持着市场领先的不错势头。

一名前搜狐高层向《深网》表示,张朝阳对于行业大趋势一直有非常敏锐的判断,从门户到社交、视频,以及移动媒体变革,都能提早进行布局。

当然,张朝阳对媒体和娱乐有着很深情结,这也是搜狐很早就在新闻客户端和视频业务开始发力的重要原因。

在张朝阳因个人原因退居二线的时间,搜狐新闻客户端由方刚和岳建雄负责。

“当时新闻客户端整个技术产品体系和运营都是相对独立的,希望可以分拆出去以移动新媒体概念独立上市。”知情人士向《深网》透露。

显然,这个计划最后被张朝阳否掉了,大致有两个原因。

首先,这与张朝阳对搜狐媒体业务的顶层设计不符合。张朝阳希望打造中国最大的资讯平台,而这需要整合所有搜狐媒体资源。据《深网》了解,当时大概搜狐门户有4000万日活用户,手机搜狐网3000万日活,新闻客户端1000多万日活。

“我与众多产品技术人员致力于打造各端媒体容器,陈朝华带领的团队将负责容器里的水及水的品质。”从陈朝华出任搜狐总编辑时张朝阳的表态也能看出端倪。

其次,从张朝阳个人角度来说,如果新闻客户端分拆独立,会大大减少自己再造搜狐的参与感,这是他不能容忍的。

从那场抑郁症中走出来的张朝阳,或许抹去了从前的孤傲、锋芒和胜负心,更注重社会价值的实现和行为本身意义,因此,回归后的张朝阳,要的不仅仅是商业上的成功,更重要的是他自己身处聚光灯下的那种参与感。

很难下结论张朝阳对搜狐媒体业务的定位是对是错,但客观上延缓了新闻客户端的前进步伐。

“查尔斯回归后,搜狐网原有的运营团队和产品,开始融和到新闻客户端,带来了很多管理和运营上的混乱。”一位亲历改变的搜狐新闻客户端相关负责人士告诉《深网》。比如,在当时搜狐重推的自媒体业务,最早新闻客户端的自媒体平台是完全独立的,随后便出现了几套不同的平台。

此外,“在管理上,很多权责不清的问题随之而来,在产品上出现很多人同时负责一个小板块的情况,结果是无人管也无人能管。”上述人士称。

张朝阳的亲力亲为,也让此前负责新闻客户端的方刚和岳建雄身份很尴尬,当然,放弃独立运营,在股权和资本上便做不了任何规划和设计,这可能也是方刚和岳建雄最终离开搜狐的重要原因。

另据《深网》了解,2012年,经人介绍,张朝阳、王昕(时任搜狐COO)还曾接触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但最后双方并未达成投资协议。在张朝阳看来,已经拥有新闻客户端产品的搜狐,没必要再投资外部创业公司。

在对移动媒体发展方向上,张朝阳有着很敏锐的判断,搜狐新闻也是最早发力自媒体和智能推荐的客户端产品,但从目前的发展势头来看,今日头条相较已经占据较大优势。

“如果当时早点分拆出去,我们和今日头条可以一战,用户规模、内容储备、战略品牌都有机会。”

向《深网》谈及近三年形势变化时,一位前搜狐中层管理人士言语中不无惋惜。“经历一番折腾,团队几乎重建了,尤其是技术和产品运营,这特别耽误时间和机会。”

时至今日,对搜狐新闻客户端结果负责的只剩张朝阳,其他具体业务负责人更多是执行,而且内部几乎没有不同声音。

“张朝阳的优势在于对趋势的准确判断,但具体产品细节和体验并不是他擅长的地方,过多的干预也没带来好的效果,而在整个搜狐内部,懂产品懂体验的人才更是少之又少。”上述前搜狐内部人士向《深网》表达了担忧。

过去数年里,搜狐错失了微博、移动社交等重大机会,在视频、搜索等领域也没有取得领先,有人说,这与张朝阳习惯“后仰”式管理的风格不无关系——偏处后方而非一线冲杀使其很难创造全力押注、一击致胜的机会;而张朝阳2013年正式回归搜狐以来,便开始回收权力、统一协调搜狐集团核心业务资源,更多参与到业务的具体运营之中。

Copyright©2006-2017 中国产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0937号
Www.Chinaice.Cn 作品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