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产经网 > 互联网 > 人物 > 正文

日本重启商业捕鲸:年配额383条 关系10万人生计

发布时间:2019-07-09 13:08 来源:中国产经网 点击:

分享到:

  时代周报记者 谢江珊

  7月1日上午,日本北海道钏路港,一头8.3米小须鲸被捕获。为了保持肉质新鲜,它在岸边便被开膛破肚,放干鲜血。随后在厚重补鲸网的包裹之下,被起重机吊到卡车上送往港口工厂。工人随即将之切割解体,于7月4日进入市场交易。

  这是日本时隔31年正式重启商业捕鲸后留给世人的揪心一幕。当日,日本第一批从事沿岸作业的8艘小型捕鲸船,从北海道钏路港及山口县下关港出海,前往日本专属经济区域内进行为期数月的捕猎活动。据共同社报道,当天捕获两条小须鲸。

  2009年,一部纪录片《海豚湾》曾将日本和歌山县的太地町(Taiji)推上风口浪尖,该地区渔民大肆捕杀海豚备受批判。

  十年之后,日本意欲再制造一个“海豚湾”,国际舆论再度哗然。

  似乎是顾及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IWC)后来自海外的指责,日本政府设定了与一般鱼类相比更为克制的捕捞配额。在日本农林水产省公布的捕鲸计划中显示,当局将下半年配额定为227条,分别为52条小须鲸、150条布氏鲸及25条塞鲸。同时将2020年以后的每年捕鲸配额初定为383条,即每种鲸种都在资源量的1%以下。“以这种配额进行捕捞就算连续捕捞100年,也不会对资源产生负面影响。”日本政府强调。

  为捕鲸“离经叛道”

  早在去年9月,在巴西召开的IWC大会上,日本就提出重启商业捕鲸提案,但是遭大会否决。而且,这只是日本多次重提放开商业捕鲸却又多次被拒的其中一次而已。

  故事要从1951年说起,彼时,日本正式加入IWC。1986年,IWC通过《全球禁止捕鲸公约》,禁止缔约国从事商业捕鲸。

  尽管两年后日本停止商业捕鲸,但对禁令仍抱有侥幸心理。

  此后,日本一直寻求解除禁令,屡屡以小须鲸等部分鲸鱼种群数量回升、“相对充足”为由,反复向IWC提议重启商业捕鲸。同时,日本还极力推进IWC就可持续捕捞配额达成协议。但始终遭到欧盟、美国和澳大利亚等成员反对,未能如愿。

  若想重启商业捕鲸活动,须获得IWC四分之三成员的认可。而目前在IWC 89个成员中,半数以上持反对态度。可能是意识到在IWC框架内寻求重启商业捕鲸的希望渺茫,去年12月26日,安倍政府直接宣布单方面退出IWC。其成员资格会在半年之后,也就是今年6月30日终止。

  “不能让商业捕鲸在我们这一代终结,面向未来继续的意义很大,”今年2月初,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国会参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上呼吁,“将寻求国际社会的理解,把利用鲸的文化传承给下一代”。

  不过,BBC指出,虽然日本已经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但是仍将受特定的国际法约束,比如《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割裂的现实

  日本迫切恢复商业化捕鲸意欲何为?分析认为,其背后包含经济与政治利益、文化因素乃至国家战略等多重考量。

  从经济角度而言,日本高度依赖渔业资源,捕鲸活动已经形成颇具规模的市场。仅太平洋(行情601099,诊股)沿岸地区,日本就有捕鲸船1000艘,捕鲸业还关联大约10万日本人的生计,若放开商业捕鲸,会给日本渔业等相关行业发展带来利好。

  “希望重启商业捕鲸能够带动地方经济复苏。”日本农林水产大臣吉川贵盛直言。

  政治上,安倍晋三和自民党总务会长二阶俊博是力挺捕鲸的领军人物。在日本的政治版图中,从事农林渔业和出身农村的选民是自民党的重要票仓。为了选票,自民党甚至一直在给予农民与渔民高额补贴。日本国会参议院选举即将在本月举行,在月初重启商业捕鲸,正是呼应选民们的心声。

  日本政府2018年调查发现,大约7成日本人支持退出IWC。还有报道称,大多数日本人认为国际社会反对捕鲸是“日本受欺负、日本文化不被尊重”的表现。这或许正是源于日本人的“捕鲸情结”,日本自绳文时代就有捕鲸文化,将捕鲸和食用鲸鱼视为日本文化的一部分。据BBC援引的数据,日本此前每年捕捞200―1200头鲸鱼。

  二战后,日本几乎没有脱离国际组织的先例,“此次罕见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对于一贯重视国际合作的日本来说是一次重大战略转变。”日本共同社评论道。

  事实上,面对日本孤注一掷重启商业捕鲸,日本国内也是喜忧参半,褒贬不一。

  日本当地捕鲸团体欢欣鼓舞,举办仪式送船只出海。“如果鲸鱼肉能更容易获得,价格就会下降,大众消费也会增加。”一名鲸鱼肉加工者憧憬不已。“我有点紧张,但很高兴我们又可以开始捕鲸了。”23岁的石卷市渔民安倍秀树在船队出发前说道,“年轻人不知道如何烹饪和吃鲸鱼肉了,我想让更多的人至少能尝一次。”

  另一面是反对声迭起。日本国内不断有呼吁冷静的声音。“过去30年,各种各样的食物进入日本,靠鲸鱼肉赚大钱的时代已经不复存在。”日本捕鲸协会会长山村和夫坦言。

  日本早稻田大学的真田康弘客员副教授更是担忧不已:“退出是外交上的失败,世界怀疑日本资源管理态度的看法将加强。”“文化特性固然重要……(但是)如果放弃责任,则日本外交自身会失去信赖,国家利益也受到损害。强行推行本国优先主义是近代理性的倒退。”日本成蹊大学名誉教授加藤节警告道。

  至于最终是得偿所愿还是得不偿失,日本乃至整个国际社会都在拭目而待。

Copyright©2006-2017 中国产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0937号
Www.Chinaice.Cn 作品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