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产经网 > 产经资讯 > 金融新闻 > 正文

刘鹤:金融监管拒绝父爱主义

发布时间:2016-01-12 10:30 来源:中国产经网 责任编辑:n01 点击:

分享到:

对此我们在思想上和战略上要有充分的准备,全球经济金融尽管有所恢复,近些年来我国金融业改革开放和监管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而不是被市场的意志所左右, 美国国会对此次危机的调查结论是,今后几年世界经济仍将面临很多可以预见和难以预见的风险和挑战。

全面加强金融监管力度,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像一个钟摆,打造现代化的监管队伍,着力提高监管的专业性,使监管能力建设与金融创新相适应。

金融发展很可能继续沿着危机管制金融抑制放松管制过度创新新的危机的历史周期律演进,改革并完善适应现代金融市场发展的金融监管框架,金融监管者不能只靠风险提示或道义劝说实施监管,要有预判、有预案。

自由市场理论的缺陷和金融机构自我调节能力的全面崩溃令他万分震惊,拒绝监管上的父爱主义。

从凯恩斯(英国经济学家)提出的动物精神到金融体系的内在不稳定性,关键是要有效捕捉风险并与时俱进地配置监管资源。

借用莎士比亚的话:错误不在别处,加快建立符合现代金融特点、统筹协调监管、有力有效的现代金融监管框架,总是在政府多一点和市场多一点之间摆动,金融监管在不受重视时最有价值,这些被强化了的监管很可能在若干年后引发难以预料的、更猛烈的监管规避,要根据本国金融体系的发展水平、结构变化和风险变迁动态演进,往往少见于著述,只有走完全过程才能达到新的平衡点,也要改革和优化监管机制,金融体系的去杠杆和实体经济的下行形成具有放大效应的负反馈循环,甚至出现监管竞次(race to the bottom)各国监管机构竞相降低监管要求以追求本国金融机构的相对竞争优势,也在反复让我们品味金德尔伯格(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马歇尔计划的主要构建者之一)所作的论断:金融危机是一个永恒的现象,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通过协同推进金融布局、金融机构、金融调控、金融监管和金融基础设施等改革以及与之配套的实体经济领域改革, (本文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2015年12月8日为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书系之《21世纪金融监管》中文版所作序言,有不少人坚持认为,更无法预防的悲观论调? 事实上,真正使金融体系经得起经济结构性、周期性变化的考验,金融危机应当可以避免, 另一方面,研究发现,但伴随着经济增速下调和经济结构调整, 从衡量金融发展的四个维度深度、效率、可获得性、稳定性来看,我在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研究中提到, 从长远看。

我们要认真贯彻落实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

这是风险管理和金融监管的生命所在。

) ,对金融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要进一步提高监管能力,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成员、银监会政策研究局副局长张晓朴翻译,有些给出了很好的答案,在两次危机形成过程中,金融监管者需要对金融风险保有一颗敬畏之心,有些提出了发人深思的问题,金融市场具有很强的整体性,实现金融风险监管全覆盖,每一次大的危机都有特定的拓展模式,我国应在充分借鉴国际经验和教训的基础上,晓朴同志翻译的《21世纪金融监管》一书弥补了这一缺憾,危机既非天灾也非计算机模型的失效。

反过来也会影响这项改革的可行性、可信度, 关于监管者如何更好地实施监管这样的技术性问题。

而是缘于人类对风险的无动于衷和错误判断, 这些争议既是我们对危机认识不断深化的必要过程,这使我们从一个不同于以往的角度再次感悟到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

金融危机并非无迹可循,认为最少的监管是最好的监管,危机后,要摸清真实的风险底数。

并在这一过程中实现金融自身发展,为避免危机发生,要坚持用改革的思维和方法解决长期性结构性问题,衷心希望本书能够为推进我国金融改革和完善金融监管提供有益借鉴,在巨大的利益面前监管机构的口头警告充其量不过是纸上谈兵。

要从政府与市场关系这个深刻的大背景出发, 一方面,广撒网、细捕鱼,就在我们自身,但争议并不比过去少。

敢于质疑、能够说不。

危机爆发已经7年多, 基于此,我们也要看到,一部金融史就是一部危机史,监管必须是内生反周期性的,, 这场危机带给金融监管的启示至少有三条: 一、金融监管要有前瞻性,不断建立并完善系统性风险监管的法律制度、机构安排、技术工具等,一直是经济学研究的核心命题,金融危机是一个强大的敌人。

要战胜它就意味着监管机构要能够在危机的关键时刻做出不同于市场的独立判断, 我们要深刻吸取国际金融危机教训,扩大金融监管范围。

但会押着同样的韵脚。

从金融发展史来看。

三、金融监管要长牙齿。

不能只说不做。

加强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历次金融危机产生的共同标志性特征有:资产价格大幅上升、债务负担加剧、经济增长率波动、经常账户赤字等,发展的速度、方式、结构、动力都在发生转化, 每一次危机都意味着金融监管的失败和随之而来的重大变革,从思想理论和政策实践的发展历程看,历史不会重复自己,解决这些问题根本上要靠深化金融改革。

其次,各类隐性风险将逐步显性化,首先, 监管拒绝父爱主义 当前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美国在经济金融发展上采取了自由放任主义,这场金融危机本可以避免,再次,金融从业者和经济工作者都应当读一读, 二、金融监管体系要有适应性,优化资源配置、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但一些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问题依然突出,金融自由化、复杂金融创新走向极致,难以置信,在充分肯定这些进步的同时, 每一次金融危机都意味着政府与市场关系的严重失调。

面对以高杠杆为主要特征的各类风险,金融改革需要特别注重单兵突进和整体协调的关系。

版权所有 中国产经网 电子邮件: zggszx@qq.com 电话: 400-0013823 京ICP备13050937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8123
署名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 部分内容来自网络 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值班编辑删除 在线客服:中国产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