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产经网 > 综合报道 > 评论 > 正文

《央视财经评论》20150803 大病保险:报销一半 够不够?

发布时间:2015-11-20 11:45 来源:中国网 责任编辑:中国产经网 点击:

分享到:

  主持人(张琳):欢迎收看今晚的《央视财经评论》,我是张琳,在遭遇重大疾病的时候,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是不少家庭面临的实实在在的风险。那为了解决这样的问题,我国在2012年开始推行,面向城乡居民的大病医保。经过在多个地区,近3年的试点,国务院日前决定,在今年年底之前,将大病保险覆盖到全国所有城乡居民。

  解说:3岁男童患白血病,父亲甘当人肉沙包筹款;10岁男孩身患重病无钱医治,家人街边摆摊求助; 16岁女孩弃学走上割肾救母之路……这样的新闻频频见诸报端,刺痛了人们的心,也抛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不幸得了大病,谁能为你托底?2012年8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卫生计生委等六部委出台《关于开展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工作的指导意见》。这项政策的试点,让许多大病患者的命运出现转机。

  江苏南通的胡颂文,在1993年被确诊为尿毒症,因为无法承担去巨额的医疗费用,1999年不得不停止医院的血液透析。回到家里,他用厨具和简单的医疗仪器制造了一台“血透机”,自己买来粉剂和纯净水配置透析液,冲洗管道的盐水也是自己购买的,一次自助透析的成本不到60元。胡颂文用这套简陋的设备,冒着被感染的风险透析了13年。

  好在2013年南通开始实施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参保居民的医疗费用通过基本医疗保险报销后,如果自付部分超过了1万元,大病保险将再次报销50%以上,费用越高报销比例越高,20万元以上的可报销90%。2013年8月,胡颂文停止了在家里的自助透析,到县人民医院做正规的透析,一次400多元医疗费,胡颂文自己负担不到50元。

  胡颂文(尿毒症患者):每次负担12%,也就是每次交四十八元就就行了,医院里好处多了,医院第一机器是正规的机器,都是进口的,而且耗材都是一次性的,以前我都是重复使用,而且这边有医护人员照看,我自己什么都不用担心。

  解说:这项政策的实施也惠及了不少像胡颂文一样的尿毒症患者。

  朱先生(尿毒症患者):不报销的话我也不能生存了,2005年到现在你看要花多少钱,一年就是十几万。

  医生:原来说好多病人他没法透,就放弃了,那么现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以后,他就过来透,而且随着技术的进步,病人活的时间也长了。

  解说:防止由于重大疾病,导致出现家庭生活困难。这也成为了这一次,大病保险全覆盖政策的一个重要目标。在国务院的文件当中,首次出现了“有效防止发生家庭灾难性医疗支出”这样的概念。

  在试点将近3年的基础上,昨天,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全面实施城乡居民大病保险的意见》,意见提出,2015年大病保险支付比例应达到50%以上;年底前,大病保险覆盖所有城乡居民基本医保参保人群,大病患者看病就医负担有效减轻。其中特别提出,到2017年,要建立起比较完善的大病保险制度,与医疗救助等制度紧密衔接,共同发挥托底保障功能,有效防止发生家庭灾难性医疗支出,城乡居民医疗保障的公平性得到显著提升。

  主持人:今天我们演播室邀请到的两位评论员是北京大学教授刘国恩先生和财经评论员刘戈,刚才短片中我们听到一个新的表述,叫做家庭灾难性的治疗支出,我知道这个概念应该在国际上是比较通行的,但是对于我们很多人来说,对,还是比较陌生的,尤其是这一次在国务院的文件里,还是把它作为了大病保险的一个保障目标,我们怎么来理解家庭灾难性医疗支出这样一个概念?

  刘国恩(北京大学教授):其实这个概念还是比较简单的,我们一个家庭的年收入刨开食品等必要的开支而外,剩下的开支如果有40%以上用到医疗服务的开支,就算是发生了灾难性的医疗支出,这是世界卫生组织提出一个概念,但是这个也不是说在所有的国家都要实施,我们中国目前是采纳了世卫组织这个标准来作为我们界定大病医疗保险的一个范围,其实这个理解起来,实用起来还是可行。

  主持人:那这次为什么要提出来这样一个概念,意味着什么?

  刘戈(财经评论员):对,因为它要有一个衡量标准,我们现在大病医疗保险到底什么是大病,在以前有过一个明录,比如说22种大病,但是后来也有一些人提出来,比如说有一些慢性病,它可能没有进入到22个大病的目录里面,但是这一年下来以后,按他支出也是很大的,那就是说可能超出了一个家庭所谓可支配收入的,除去基本需求以外的40%,那么也就说这个家里头干不了别的事,基本上就是我们前面你刚才讲的,救护车一响,一头猪就没了,或者因此的话就返贫,所以的话到底这个比例怎么来计算呢?因为世卫组织有这样一个说法,所以现在在经过实践当中,其实在很多的一些城市,一些市县的话,经过这样的一个实验,这一两年基本上来说的话,现在看来也是一个在各个地方能够通行的这样的一个规则,所以到现在……

  刘国恩:但是这个标准,概念上是比较清楚的,实施起来在中国目前还是有相当难度的,为什么呢?因为在一个城市里面,比如说几十万人,我们如果严格地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刨开食品而外,剩下的开支40%用于医疗服务开支,那么就算是灾难性医疗支出,可是我们没有办法,至少目前当地政府还没有有效的手段能够准确的核实,计算每个家庭总的收入,以及发生医疗服务开支,所以在目前大多数的地方都还使用的城市的平均收入一个比例,如果医疗费用达到了这个比例就算是灾难性的开支发生了,其实这个办法也是没得办法的办法,只是第一步,如果说我们标准定得稍微低一点,可能我们保险又不够,如果定高了,很多穷人又达不到,所以还是贫富都采用同样的标准,世卫组织的要求是要针对每一个家庭进行准确的计算和核实,在中国目前还没有办法做到这一步。

  刘戈:对,同样我们案例里面,比如说像透析,可能对于有一些富裕家庭来说,它可能占的比例很小,10%、20%的收入,但是对于很多像刚才我们里面看到的案例,可能已经超过百分之百的收入的,现在来说的话,我们目前来说先采用这样的一个办法,也就是说取一个平均值,大家都这么算,以后是不是可以有别的办法能够把这个算得更精确的,就像您说的那样。

  刘国恩:必须到家庭层面。

  刘戈:对对对。

  主持人:我们看到其实在这次出台的政策里,对于今年大病保险的支付比例还提出了一个数字叫做50%以上,那这样一个具体的指标,我们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具体的指标来出台,这个背后有哪些考量?

版权所有 中国产经网 电子邮件: zggszx@qq.com 电话: 400-0013823 京ICP备13050937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8123
署名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 部分内容来自网络 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值班编辑删除 在线客服:中国产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