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产经网 > 综合报道 > 评论 > 正文

评论:突围L型经济需要财政政策发力

发布时间:2016-07-17 08:06 来源:互联网 责任编辑:n01 点击:

分享到:

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长平稳

上半年中国宏观经济运行数据即将见分晓。综合目前的情况来看,大多数机构普遍预计,在投资的拉动下,中国经济今年上半年有望整体表现平稳,经济增速为6.7%左右,第二季度与第一季度基本持平。中国社科院财经院日前发布报告称,今年第二季度中国经济增速与一季度一致,约为6.7%,全年约在6.6%左右。此外,国家信息中心、交行、中行等机构也预计今年上半年经济增速为6.7%。

分析人士认为,二季度形成新的弱平衡格局,国内外市场需求总体仍然偏弱。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6月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0.0%,比5月微降0.1个百分点,位于临界点。就数据而言,仅仅表明制造业在眼下的生产比较平稳,而未来,制造业的动力在减弱,也面临一定下行的压力。从增长来讲,无论是产能过剩行业,还是高新技术,都不是很理想。其中,和大家普遍关注的民间投资情况大体一致的是,小型企业PMI回落幅度较大,为47.4%,比上月下降1.2个百分点。

下半年财政政策将更加积极

在上半年经济增长乏力的背景下,下半年的主基调仍将是稳增长。在刚刚结束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李克强总理说,面对持续较大的经济下行压力,我们没有搞“大水漫灌”式的强刺激,而是大力推进结构性改革,表示宏观政策将保持连续性和稳定性,加力增效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灵活适度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他还称“现在中国政府的负债率是40%左右,中央政府的负债率是16%左右,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是有空间的”。他指出,中国经济不会“硬着陆”,今年能够实现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预期目标。在日前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6)》中,央行也指出要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这些信号都预示,下半年的财政政策将更加积极、更有力度。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5月末广义货币增速比狭义货币增速低十多个百分点,大量的资金流入到了房地产贷款,而不是实体经济,这对未来长期经济可持续增长不利,需要尽快解决银行资金“脱实向虚”的问题。业内人士表示,投资需求疲弱、增长动力不足是我国经济当前的主要挑战,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今后的政策主线。权威人士在5月份的谈话中指出高杠杆是原罪,否定了大规模信贷的刺激政策。因此,有理由相信,下半年的货币政策将保持中性适度宽裕。为了帮助支持信贷和经济增长,最近央行不断进行逆回购和SLF、MLF操作,主要目的在于积极应对资金面波动。可以预见,未来央行将继续维持中性适度的货币环境,运用各类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充裕。

但是,下半年的财政政策将更加积极有力。事实上,从去年下半年起,中国明显转向扩张性财政政策,将2016年的财政赤字率目标调高至3%(政府预算编列了2.18万亿元财政赤字),高于去年的2.4%。同时,中央强调要在企业降杠杆的同时,适度提高政府和居民部门的杠杆率,以实现整体去杠杆。

判断下半年将实施更加积极有力的财政政策的一个重要依据是,近期不断发酵的中国债务问题。随着刚性兑付被打破,债券违约事件特别是国企违约近期明显增多。虽然违约企业和金额占整体的比例还很低,但在去产能、去杠杆的背景下,市场非常担心企业债问题会成为引发金融风险的导火索。6月23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吹风会,称中国的债务情况表现为各领域不均衡,政府和家庭领域较低而非金融领域较高,并建议优化债务在政府、居民和企业之间的配置,政府和居民部门可适度加杠杆,帮助企业降低杠杆率。

有专家指出,当前我国国债规模只占GDP约15%,远低于日本美国等发达国家,发行频率也不高。随着发行制度的逐步完善和国债收益率曲线作为价格信号发挥更大作用,中央政府将适度扩大国债发行量。其次,围绕去产能以及僵尸企业出清的工作,中央或将在下岗人员安置和激励地方政府方面,拿出更多财政资金。在医疗、卫生、教育等公共服务领域,预计政府也将增加投入。可以判断,中央政府还将加大地方债发行和地方政府债券置换的力度。以减轻地方政府存量债务利息成本。此前,财政部已经表示,地方政府今年可能会进行5万亿元的债务置换,这个数字高于2016年地方债实际到期额度(2.8万亿元),意味着部分2017年的债务(2.4万亿元)可能被提前置换。

政策将在四大领域发力

从某种意义上说,在当前国内外经济环境整体不佳的影响下,下半年中国经济将在投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国企改革以及“双创”四大领域不断发力。最近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的《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对今年乃至未来五年的铁路交通建设提出了具体要求:其一,打造以沿海、京沪等“八纵”通道和陆桥、沿江等“八横”通道为主干,城际铁路为补充的高速铁路网。其二,完善普速铁路网,扩大中西部路网覆盖,优化东部网络布局,形成区际快捷大能力通道。其三,按照“零距离”换乘要求,同站规划建设以铁路客站为中心、衔接其他交通方式的综合交通体,扩大集装箱中心站、末端配送等货物集散服务网络,形成配套便捷、站城融合的现代化交通枢纽。其四,培育壮大高铁经济新业态。其五,深化投融资、价格等改革,提高中央资金对中西部铁路建设投入比重。业内人士称,为实现上述目标,中国铁路交通建设投资数目十分惊人,不仅2016年铁路将完成固定资产投资8000亿元,而且未来5年我国城市轨道交通预计增加投资在1.84万亿元左右。

总之,突围L型经济不能依赖货币政策,而是需要财政政策积极发力。当然,笔者认为,关键还是要激发企业活力,因为任何政策最终需要靠微观的企业来落实。用经济学家许小年的话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点要做好两件事:一是清理过剩产能、过多库存和银行坏账“三座大山”。清理了“三座大山”,才能谈新的增长点在哪里。二是转向以企业为核心、以提高效率为核心的经济增长模式,激发企业活力,创造有效供给。有效供给要靠企业,而不是靠政府。这就要求企业去创新。激发企业活力、增加有效供给,要求政府创造一个良好环境,使企业可以增加有效供给。

目前,很多领域仍然管得太严,比如电信、石油、天然气等领域,民营资本无法进入。国有企业拿到很多优惠政策和优质资源,但是,市场的空间却是有限的。如果民营企业的权利无法得到保障,如果因为所有制不同而受到差别对待,就可能导致对市场经济的否定,改革会走弯路。



Copyright©2006-2016 中国产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0937号
Www.Chinaice.Cn 作品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