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产经网 > 综合报道 > 评论 > 正文

创业者眼中的百度事件:被故意忽略的善与被故意放大的恶

发布时间:2016-05-05 10:14 来源:中国产经网 责任编辑:n03 点击:

分享到:

  作为一个混迹于中国移动互联网创业大军之中的而立青年,中国互联网教会了我太多东西。在创业之初,我就被告知国内创业有三道坎儿:生、死、BAT。从2013年到2015年的三年时间里,我烧掉了房子烧掉了车,寄予全部希望的产品几次险些死于各种事故,但没有想到的是,最终得益于百度的援手,我活了下来。

  在去年下半年,我的团队有幸参与了百度金熊掌路演活动中,有幸凭借还算完备的思路和稳定的团队获得了不错的名次,又有幸凭借赛后融到的投资熬过了最艰难的几个月。

  在我确信接下来不会死于非命之后,我曾多次和进入创业大军的师弟们说起百度的援手,但让我惊讶的是,不少人像我一样接受了百度或是其他互联网公司的“馈赠”,但却没有任何感激,他们的理由很简单:

  百度这样的公司,财大气粗,帮我们也不过是九牛一毛。

  他们愿意帮我们度过艰难期,还不是因为看好我们公司么?

  百度的眼里,只有生意,哪有什么善意?

  我发现,来自于百度们的善,被故意的忽略了。

  但截然相反的事情又发生在几天之前。

  4月12日,大学生魏则西罹患“滑膜肉瘤”晚期而离世。在他生前治疗期间,父母曾在北京某肿瘤医院医师的推荐下,通过央视和百度了解“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后,花费了二十多万医疗费后未见好转。后来他又经过了其他多家医院的治疗,最后不幸离世。

  在则西去世近20天后,他留在知乎上的一条问答却将百度推向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以知乎为发端,以微信为传播阵地、以传统媒体平台为信息源,似乎所有舆论的矛头都指向百度,尤其是百度长期赖以生存的竞价排名。

  其后,百度多次回应,甚至向发证单位及相关部门递交审查申请函,要求立即展开调查(即便这件事并不应该由一家公司来做)。

  但舆情鼎沸的状况却像脱缰野马一般不受控制。

  因为没有人愿意听百度解释,没有人愿意站在“嫌疑人”身边,没有人愿意保持哪怕一点点的理性去呼吁向医院及背后的势力追责。

  就好像一位村长摇旗呐喊:打地主去哦!几百位村民便呼呼啦啦操起镰刀扫帚冲到地主家中去,抢个干干净净,全然不记得曾经种的地主家的地,出的地主家的工,更不记得那年年景不好,地主家还是去城里票号借了钱来给大家做了顿饺子过节。没人记得,地主只是更有钱的农民,只是仰着头高声的骂,谁叫它有钱呢?自然来路不正。

  笔者坚定的认为,在这次事件当中,百度难辞其咎。但几天以来的千夫所指,远远超出了百度应该承担的范畴。

  但当我和朋友们讨论这件事的时候,朋友们却不以为然:能够打倒一个百度,也算是战绩彪炳,即便能够打的百度足够痛,也算是有收获。

  “那么医院和背后的那些人呢?”我问道。

  “自然有能够收拾他们的人来收拾,如果没有,那我们也没办法。百度赚了那么多不义之财,我们骂一骂,让它伤筋动骨也是好的”。

  所以,百度的恶被无限度的、故意的放大了。

  被故意忽略的善和被故意放大的恶,居然诡异的并行在一家公司身上,我认为这是一种带有成见的、过激的公众暴力。

  把控舆论导向的核心媒体选择那个最政治正确且风险最小的对象施以最大限度的攻击,既能表现出风骨,又能确保不触及那些不敢触及的地带;掌握传播渠道的自媒体基于各种复杂的目的见风使舵;而民众则跟随着高呼打倒,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去查看要打倒的那个人是否了解和认识。

  同样的百度,同样的商业策略,同样的产品(连Google和360都是如此),却在表现出善意和做了错事后,收获了类似的差评,这不能不让人疑惑,评价的标准是什么?

  也许就是人性。

版权所有 中国产经网 电子邮件: cnncai@qq.com 京ICP备13050937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8123
署名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 部分内容来自网络 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值班编辑删除 内容合作Qq651753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