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产经网 > 互联网 > 科技要闻 > 正文

互联网公司每周工作30小时?亚马逊正在试验

发布时间:2016-09-17 20:00 来源:互联网 责任编辑:n02 点击:

分享到:

互联网公司每周工作30小时?亚马逊正在试验

【腾讯科技编者按】 中国互联网公司朝九晚九被吐槽,美国的每周工作30小时靠谱吗?每周工作30小时,但只能拿75%薪水,你接受吗?

一种叫做“996”的工作制,最近突然进入大众视野。早9点上班,晚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在很 多创业公司其实并不鲜见,只不过很少会见到公司公开要求执行。把这个话题推上风口浪尖的58同城,就是人力资源部以口头通知,要求员工实行“996”工作制。

尽管58同城在面对媒体时称,每年9、10月份都会有动员,属于常规性活动,不是强制。但因为在 具体执行时员工受到了一种潜规则的压力,实际效果等同于变相强制,58同城CEO姚劲波()的微博下 还是留下了很多反对的声音。

巧合的是,几乎同一时间,亚马逊宣布了一项新的工作制度实验——让几十名员工每周只工作30个小时。与普通的每周40小时工作制的员工相比,他们只能领到75%的薪水,但享受同样的福利。

相比起国内互联网公司的“996”,亚马逊每周工作30小时是一个好主意吗?

参加亚马逊“新制度”的团队,包括团队经理在内,每人每周的工作时间为周一到周四,每天早上十点到下午两点,每周剩余的时间供他们自己灵活支配,如果参加“新制度”的这些员工最终发现自己并不喜欢这样的工作时间,可以选择重新成为“全职”员工。

根据《华盛顿邮报》(由亚马逊CEO贝佐斯控股)的报道,亚马逊之所以推出这项新制度,是因为员工中要求灵活工作时间的要求越来越高,而像这样的新安排,不管是对亚马逊,还是对参与其中的员工来说,都是喜忧参半。

亚马逊从中得到的好处

与大多数竞相为员工提供各种福利的美国科技公司一样,亚马逊在招募顶级人才方面也面临着激烈的竞争,而与其他科技公司不同的是,亚马逊在这方面并没有什么“好名声”,2015年8月,一篇《纽约时报》的报道称,亚马逊的企业文化,就是要求现实版的办公室里的《饥饿游戏》。

对于这篇报道,亚马逊坚决予以否认,并且在报道发生的三个月后,向员工推出了更加慷慨的产假政策,Netflix、Adobe等公司近期也有类似举动。而如今新推出的每周30小时工作制,对于很多科技人才来说无疑具有非常大的吸引力。

《华盛顿邮报》表示,参加30小时新工作制的员工,既有公司现有老员工,也有从外部新加入的员工。不过,亚马逊并没有公布,由于每员工的工作时间的减少,亚马逊的员工总数需要相应地增加多少,才能补充减少的生产力。

这项新的工作时间制度的推出,很大程度上体现了亚马逊在不断对自己作为雇主的“恶名”的洗白,同时,这也说明,科技企业在对人才的吸引与其所处的地理位置也更加相关。自由职业平台Upwork 的CEO斯特凡·卡斯瑞尔(Stephane Kasriel)表示:“西雅图正在成为继硅谷之后新的科技人才中心,Facebook等硅谷科技公司正在西雅图开设大型办公室,与西雅图本地企业如微软、亚马逊等进行竞争。而这个现象本身,对西雅图本地企业也带来了越来越大的压力,逼迫他们在吸引顶级人才方面采取越来越创新的方式。”

虽然,市场上支持远程工作的工具和平台的发展,利润上保证了企业可以招聘住在任何地方的员工,但是,在卡斯瑞尔看来,地理位置依然是人才市场上非常重要的因素,他说:“虽然,对于一家企业来说,掌握其要求的技能的人在全世界范围内可能有几百万,但是,如果将搜寻范围限制在本地的那些每周能够工作40小时的人身上,符合要求的人就特别少了。”而亚马逊的该项新制度,可能将这个不断缩小的符合要求的人才的范围进行扩大。

员工从中获得的好处

实际上,科技公司对于顶级人才的招聘,并不仅仅是在与其他科技公司进行竞争,他们也在与“自由职业”这样的工作方式进行竞争。硅谷的Intuit 公司估计,到2020年,在美国,40%的人都会是自由职业者,而自由职业者最多的五大领域,几乎都与亚马逊息息相关:

1.计算机和 IT

2.行政

3.会计和财务

4.客户服务

5.软件开发

卡斯瑞尔指出,去年Upwork针对只有职业者联盟(Freelancers Union)做了一项调研,75%的全职工作者以及68%的自由职业者,都会因为自由职业能够带来的灵活性而选择自由职业。来自美国劳动局的数据显示,2016年8月,美国1.51亿职场员工中,有2050万(13.5%)都因为“非经济原因”在做兼职。

而科技行业的很多人士更是坚信,快速增长的知识经济正在走向大爆发,这对于员工来说无疑具有巨大的好处,毕竟,很多人已经表达了(通过填写调研或者用脚投票)他们对于自己的工作希望可以具有更大的自主控制,就算是自由职业意味着他们与雇主之间的关系是只能是临时性的、淡薄的,也是值得的。

不过,就算很多科技行业的从业者都十分乐意减少全职工作时间,以发展自己别的工作,亚马逊的新制度也未必就是理想的方案。《向谷歌()大巴扔石头》(Throwing Rocks at the Google Bus)的作者道格拉斯·洛西科夫(Douglas Rushkoff)就认为,亚马逊的新举措是“对员工权利的剥夺”,在他看来,所谓的30小时工作制,虽然减少了员工每周的工作时间,但亚马逊不应该因此也减少员工的工资。

从亚马逊的角度来看,公司对这些员工的工资减少也是按照其工作时间的变化成比例减少的,所以,亚马逊本身并没有因此为公司省钱,实际上,这些员工的成本反而有所增加——如果改成30小时工作制之后他们的工作效率没有提升的话。

这也是洛西科夫之所以对此持怀疑态度的原因之一,在他看来,亚马逊减少员工工作时间,最大的可能是为了变相增加员工的工作效率,很多近年来实施的每天6小时工作制的实验也是为了这个目的,减少员工工作时间,反而可以增加他们每小时的工作效率。

“那些可以将5天的工作在4天内完成的员工,绝不应该因为工作效率高而获得更低的报酬,” 洛西科夫表示,“企业管理层需要将员工视为公司的一部分,你们不能减少他们的工资,就为了把省下来的钱交给股东。”

换句话说,洛西科夫认为,任何减少那些效率高的员工工作时间、从而可以按比例减少他们的工资的企业,实际上都是在让这些员工为自己的自由时间买单。按照亚马逊的说法,这是员工“自己的需求”,确实,对于一些员工来说,他们可能愿意少拿工资换自由,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为了获取那点职业自主控制权,代价也未免太高了点。(木语)

Copyright©2006-2016 中国产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0937号
Www.Chinaice.Cn 作品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