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产经网 > 综合报道 > 访谈 > 正文

孔东梅追忆外公毛泽东往事,独家讲述她的家族记忆和自我奋斗

发布时间:2016-12-27 17:13 来源:中国产经网 责任编辑:n03 点击:

分享到:

  导语:她认为自己的外公毛泽东堪称伟大,她喜欢基辛格这位睿智的老人家,校友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她表示有点意外,她的人生本应是鲜花着锦,但是她却一次又一次试图跳出人生舒适圈。

  孔东梅的容貌与外公毛泽东十分相似,特别是下巴右下角的那颗“伟人痣”格外引人瞩目,总能唤起中国人内心深处对这位领袖以及一个时代的记忆。

  2016年12月26日,是毛泽东同志123周年诞辰纪念日。这个特殊日子前夕,在东润公益基金会所在地,孔东梅独家对话《财约你》栏目主持人马腾,讲述她的家族记忆和自我奋斗史。

  一袭红裙的她,此前极少在公开场合接受视频采访,刚进入访谈状态的她甚至显得略微有些羞涩。不过,在讲述外公的生活往事、教育理念这些家族记忆时,孔东梅总是能娓娓道来,透露了许多毛泽东此前不为人知的生活细节。

  原本可以沐浴家族荣光的孔东梅,一直在家族与自我、历史与今天之间找寻人生道路,她一次次跳出生活舒适圈:放弃国企工作机会进入保险业、只身赴美留学、投身公益事业。她的外公曾经改变中国历史,而她正在创造自己的历史。

  外公毛泽东会“考察”母亲的恋爱对象

  马腾:2013年的时候,习近平总书记在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的时候有一个讲话,讲话里提到“革命领袖是人,不是神”,当时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作为毛泽东同志的外孙女,他的至亲,我想你对习近平总书记的这句话应该有更多的感悟,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

  孔东梅:在我们家里经常听父母讲起外公生前的故事,讲起他是怎么样教育孩子这方面。一直的印象都是他是一个慈祥的父亲,他虽然很严厉,对子女非常严格,但是他是非常慈爱的。对于我妈妈的学习、生活、工作、包括恋爱…

  马腾:包括恋爱都要管?

  孔东梅:不是管,他是非常关心。当时我父母谈恋爱的时候他就会很关心她,就说带来看一看。

  马腾:确定恋爱关系之前主席会看一下。

  孔东梅:对。我父母是从小就是同学,青梅竹马,所以外公就说如果有中意的可以带过来看一看。

  后来见到我父亲之后问我妈妈,你知不知道他家里是做什么的。因为我妈妈小时候是在俄罗斯长大的,思想有点像外国人,她直接说我又不跟他家里结婚,我就跟孔令华结婚,为什么要知道他家里是做什么的?主席也是笑笑,也是挺关心的,就是未来女儿嫁给什么样的人他还是挺关心的。

  马腾:如果我们用三个词来形容毛泽东主席你会选哪三个词?

  孔东梅:不可避免的他是伟大的,在我们家里面,我的耳濡目染就是他是慈祥的;同时,作为父亲他也是严格要求的。

  马腾:昨天晚上我在拟这个提纲的时候想到的三个词是伟大、浪漫、大无畏。你觉得怎么样?

  孔东梅:对。但是因为革命浪漫主义精神,我们接触的比较少了。因为他在家族家庭里面是父亲、是外公。浪漫的一面确实接触比较少,但是浪漫接触就是跟外婆,因为从小在外婆身边长大,也会接触过一些他们之间的交往的一些故事。

  马腾:外婆也会讲给你听?

  孔东梅:对,因为外婆一直身体不好,战争年代留下了很多伤病。晚年居住在上海,那个时候外公会委托母亲来看她,看她的时候会带一些礼物。比如说他自己抽过的香烟一条没有抽完,他会包起来给外婆。

  马腾:那会儿香烟很珍贵。

  孔东梅:对。那会儿香烟很珍贵,然后也会寄一些药品,托母亲带一些药品还有他的信件。外公一直给我的感觉就是他是非常重感情的,他写给外婆的信里面也都是渗透着这种点点滴滴的深情。

  外婆也会托母亲回去的时候给外公带一些比如南方的青菜,比如笋尖这样的,所以他们之间一直通过母亲有着往来。

  马腾:互相一直在关怀帮扶。

  孔东梅:对。因为母亲的学习、婚姻这些都是他们之间沟通的桥梁。我觉得他们一生还都是保持着非常紧密的联系。

  马腾:你刚才说起你的外婆贺子珍,我们都知道贺子珍女士,自己本来也是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她是一位英姿飒爽的,无所畏惧的具有革命浪漫主义情怀的红军女战士,在她的身边长大,你觉得外婆对你有什么样的影响?

  孔东梅:影响还是挺深远的。因为从家庭的角度,就是因为一个特殊的环境里面长大。小时候有很多不解,为什么外婆总在上海,她不去北京?为什么我母亲要把我送到她的身边陪伴她。当时很想妈妈、很想爸爸,但是我要陪着外婆。所以妈妈只能在有空的时候才能飞过来,所以有很多困惑的地方,因为小没有人给我解释。

  所以从小的记忆中外婆是比较沉默的,话不是很多的,有时候经常会抽烟、会沉思,身体不是太好。但是因为那时候小孩子也是很顽皮。

  马腾:你会像一般小姑娘一样跟外婆撒娇吗?

  孔东梅:也会啊。有时候我也很淘气,外婆也会修理我一下。

  马腾:一般会怎么修理你呢?

  孔东梅:会掐我一下,在我很捣蛋的时候。但是那时候她的身体已经不是太好了,脑血栓、偏瘫,半身不遂在医院里面相当长一段时间。

  马腾:跟外婆长到几岁?

  孔东梅:上海出生一直到6、7岁,才回到北京,因为那时候要上学了,我妈妈说还是要回到北京,回到她的身边来,就来北京了。

  马腾:来到北京之后会想外婆吗?

  孔东梅:来的时候是陪着外婆一起来的。

  马腾:外婆那时候到北京来了?

  孔东梅:对。她是新中国成立二十多年了一直没有来过北京,第一次是1979年来北京的。我记得很清楚,1979年的9月7号我们到的北京,正好是9月9号就到毛主席纪念堂瞻仰遗容,这个过程记忆还是蛮深刻的。

  马腾:都有一些什么样的记忆跟我们分享一下?

  孔东梅:当时因为也是小孩子,父母领着,外婆她也没有想像当中那么激动,但是瞻仰遗容的时候还是蛮平静的,出来以后会落泪,会想起一些事情。

  寻访历史当事人:尼克松访华时周恩来特意准备了酒心巧克力

  马腾:中美之间的这种外交关系的建立其实是毛泽东晚年的一个非常大的成果。1972年的时候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和国务卿基辛格来华访问,当时尼克松握着毛主席的手说我们在一起可以改变世界,他们三个之间谈到了很多哲学的问题。如果回到当时的语境下,这些问题谈的是中美关系长远性和战略性的问题。你作为对中国和对美国都非常了解的企业家,你现在怎么来看待中美的关系?

  孔东梅:我觉得很有意思,从我去留学那个时期是克林顿,是经济非常好的时期,经济非常繁荣,就业情况也都很好的。后来就是小布什了。经济情况、全球的格局、包括小布什的这种治国政策都会有所不同。当然后来就是奥巴马和今天的川普当选,个性很鲜明。

  马腾:中美关系仍然是一个影响世界全局的关系。

  孔东梅:对。曾经采访过像王海容、唐闻生这样的前辈,他们经历过风起云涌的那个时代,我觉得从他们身上也看到了很多那个时代的特质。中美关系的建立确实也是不能说惊心动魄,但是也是非常玄妙的一个过程。

  也是在采访那些当事人的时候也讲了很多奇闻轶事。

  马腾:比如呢?能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孔东梅:很多。比如说当时尼克松和基辛格来,是非常紧张的气氛。他们见到毛主席之前都是见到伟人的这种感觉,比较紧张。好像还讲了一个酒心巧克力的故事,当时是去上海访问的时候,周总理是给来宾准备我们的特色的食品,每个人发了酒心巧克力,是上海产的,他们非常喜欢。说不错。

  马腾:总理好细心。

  孔东梅:非常细心。前两年还见到了基辛格博士。

  马腾:是在什么样的一个情况下见到的?

  孔东梅:在一个活动中。也见到了当时的历史见证人黑格将军。留下了照片,后来我洗给他很大的一张,他说他没有这个照片。

  马腾:在这么多年之后再见到基辛格的时候,你们聊了些什么呢?

  孔东梅:他对我有点好奇,说你在做什么?

  马腾:他来华的那一年你应该是才刚刚出生。

  孔东梅:对。他是非常和蔼谦逊的一个老人,非常睿智的一个老人。我说我写了一点关于中美建交的故事,他说哦,那很有意思。

  马腾:我们刚才聊起基辛格,我们知道基辛格是一直致力于建设中美关系,他同时也是你的外公毛泽东的老朋友了。就在前段时间,他去拜会了美国即将上任的总统特朗普先生,他就说特朗普上任之后会让世界充满了一些不确定性,他主要讲到中美关系。你作为一个企业家怎么来看待接下来的特朗普政策?特朗普也是宾大的。

  孔东梅:对。他是宾大沃顿的。我觉得他作为一个企业家、一个商人,他有他的侧重点。他跟一个老牌的政治家可能不太一样,完全不一样。

  马腾:他是不是有很重商主义的一面?

  孔东梅:各方面的政策我们都在看,在观察。

  跳出舒适圈:我喜欢挑战自己

  马腾:贺子珍女士和你的妈妈李敏女士,和你这一家三代女性都有国外留学的经验。你在1999年的时候到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学习国际政治专业,这一段的学习经历对你有一个什么样的影响?

  孔东梅:我觉得影响还是蛮大的,因为出国的时候也都快接近30岁了,27、28岁,挑战还是蛮大的,不像我们现在这些小朋友,很小都去留学,像上中学或者大学就去了。我那时候是已经参加工作一段时间了才去的,所以什么都得从头来,其实对自己的人生经历是一个很大的锻炼。从找房子开始都是自己。当时还带了过多的行李,漂亮衣服、被子、枕套什么的都带去了。想着到那儿就可以安家住下了,没想到从找房子开始。先住旅馆。

  我觉得这是一个锻炼,每天我记得有点凄凉的那种心情,压力好大。比如说已经是成年人了,但是每天听着那个城市里面,叮叮当当的车的声音觉得好凄凉,异国他乡、整个城市谁也不认识,就你一个人,那种感觉就是想马上回去。

  但是,又觉得应该坚持下来。所以还是坚持下来了。

  马腾:对你的生存方面、生活经验方面可能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孔东梅:对。完全跳出自己的舒适圈,到一个绝对陌生的环境里面,文化也是陌生的,语言也是陌生的。

  马腾:语言对你来说应该不是大的问题吧。

  孔东梅:以为对我不是什么大的问题,但是还是有很大的问题的,因为中文和西方的语言,文化还是很不一样的。还是要适应。

  马腾:在你留学这段期间,觉得中国和美国之间哪些地方特别不一样?

  孔东梅:我觉得还是文化方面的一些差异,看待事物,特别是看待中国的一些角度会很不一样。

  马腾:你的妈妈其实非常鼓励你学习英美文学这方面的东西。在宾大有没有这方面的继续的学习?

  孔东梅:我妈妈她总说她小时候是一个小洋人,从俄罗斯回来不会讲中文就特别的辛苦,文化的差异就特别辛苦。所以她让我从小就读名著,她说她父亲就是这么要求她的。以前她从俄罗斯带回来很多原文的小说,俄罗斯的鸿篇巨著,很厚的那种。我外公说你不要看这个,要看中文的,看《红楼梦》《西游记》这些四大名著,所以对她帮助非常大,学语言、学文化方面都帮助非常大。

  她还说我外公那时候教她写毛笔字,都是手把手教的。所以外公并不是外界看来的那么的不苟言笑,对于自己的孩子他还是非常有耐心、有教育理念的。

  所以她要我小时候就看西方的作品。我记得我高中前后基本把20世纪以前的西方文学作品都看了。所以母亲对我文学上的熏陶和要求对我这一生帮助非常大的。

  马腾:我们注意到你在美国学习的是国际政治专业,没有在文学领域进行继续的深造,当时选择是为什么呢?

  孔东梅:我觉得非常有意思,很有挑战,自己也非常感兴趣。文学我觉得是持续一生的一种修养和一种爱好。包括后来自己也写一些东西,都跟之前的铺垫是有关系的。

  马腾: 你其实是大学毕业之后就加入到泰康参与了它的创立,当时好像是从非常基层做起,是做文员。跟泰康一起成长,壮大。其实现在也有很多年轻人,绝大多数的年轻人都是这样的,他们白手起家,投入到社会的洪流中去。你在泰康的这段经历有没有什么跟我们现在这些正在奋斗中的青年朋友们分享的?

  孔东梅:我觉得我从小到大每当遇到这种选择的时候,觉得上帝还是冥冥之中有一些安排。我是父母管的少,所以在学习、择业方面都得自己拿主意,母亲身体不太好,父亲忙于工作,所以都是自己拿主意。

  因为我是北航毕业的,当时我们那届毕业的学生都希望向往能去到大国企,稳定、工作收入也不错、还能经常出国什么的,就觉得很好。当时也是机缘巧遇,一个朋友说,这儿成立了一个保险公司,你有没有兴趣,刚成立的,有很多机会。也不知道什么叫机会,就是稀里糊涂就去了,去了以后看,泰康那时候在保利大厦。

  马腾:就是初创企业。

  孔东梅:比我们这个屋子大不了多少,两间房,第一次去面试,真是讲缘分,第一次面试我的是一位欧阳总,她的父亲是欧阳山,她是我们保险业的老前辈,人保的老前辈,她面试的我。

  马腾:你还记得当时面试你有什么样的问题吗?

  孔东梅:非常紧张,因为都是保险公司的老总,任道德总又是银行来的行长,吓的真的是…第一次面试就让我翻译一个非常难的再保险条约,连保险都搞不清楚是什么,来个再保险条约,非常专业,根本看不懂。他说没关系,你就回去花点时间翻译吧,回去翻资料,拼命查,时间又短,最后给他翻出来,说还行,还过的去。

  但是这次面试就给我感觉这是一个非常朝气蓬勃的,从行业,从公司来讲,非常有活力的一个感觉。所以也是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他的offer。当时好像还有其它,后来国企给我的那个,我就没有再去了。

  马腾:很挑战自己,在那个年代?

  孔东梅:我喜欢挑战自己的这种感觉,让我觉得很有新鲜感。

  马腾:在泰康最早是做文秘,是吧?

  孔东梅:对,因为当时泰康成立办公室,有七位老总,我记得很清楚,没有其他人,秘书也就大概两个。

  马腾:你是其中一个?

  孔东梅:对,我是其中一个,所以什么都得干。

  马腾:有没有觉得特别难的事?

  孔东梅:特别难的事倒没有,但是就是辛苦,基本上没有9点以前下过班,所以就了解到什么叫创业,我觉得特别好的经历就是在这些老总的身边,每一个身上都学到了很多东西,他们的决策,他们的思考,他们的思想,他们的思维,对于今后的成长都是非常好的。

  马腾:在泰康工作了多少年?

  孔东梅:三年多。

  马腾:一直是做文秘吗?

  孔东梅:不是,后来我强烈要求要到基层的业务部门去,因为要挑战一下自己,然后就到业务部门,核保,核赔,理赔,看单子,那些事情都做过。后来就是自己申请出国留学。

  马腾:当时为什么觉得要自己再出去深造一下呢?

  孔东梅:那个时候都想出国看看,也想再充充电,丰富一下自己的人生阅历,也蛮向往的。

  马腾:真是不断的挑战自己,就像你刚才说的到了宾大还那么的艰苦?

  孔东梅:对,有挑战是好事情。

  马腾:你选择泰康工作的时候,家里边会参与意见吗,比如妈妈、爸爸?

  孔东梅:我觉得我父母这点特别好,无论在选择学校,选择专业,还是选择工作单位的时候,他们都非常尊重我的意见。我父亲唯一就说,你这个女孩子一定要自己锻炼出来,要自立,不要依靠别人,所以这些选择他们都是非常支持我的。

Copyright©2006-2016 中国产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0937号
Www.Chinaice.Cn 作品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