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产经网 > 综合报道 > 高端访谈 > 正文

《焦点访谈》 20161001 说不完的长征:红色摇篮

发布时间:2016-10-31 14:05 来源:中国产经网 责任编辑:n03 点击:

分享到:

重播:

CCTV-新闻

10月2日03:45

 

CCTV-新闻

10月2日05:45

央视网消息

(焦点访谈):

国庆,是举国欢庆的节日,也是抚今追昔的纪念日。80年前的10月,中国工农红军完成了一段史无前例的伟大征程,从此走上了抗击侵略,建立新中国的胜利之路。从今天开始,《焦点访谈》栏目将播出系列节目《说不完的长征》,通过老红军的讲述和一个个鲜活的故事,还原那段不能忘却的峥嵘岁月,缅怀先烈,致敬前辈。今天,让我们从江西瑞金说起,这里是共和国的摇篮,也是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出发的地方。

瑞金位于江西省东南部,是江西四大盆地之一。80多年前,这里曾是红色根据地的中心。

今年102岁赵世新老人,1931年参加红军。1932年赵世新随部队来到瑞金,这里的一切都让当时只有17岁的他感到新鲜和兴奋。在宽阔的水田旁、在浓密的树荫下,合作社、医院和政府机关散落其间,红军小学里传出郎朗的读书声,百姓和红军亲如一家。

在这个观礼台前,红军曾经举行过一次阅兵式,战士们手持梭镖木棍、步枪、机关枪等各式各样的武器一队队从台前通过。这些红军战士,大多是刚放下锄头的穷苦农民。

1930年夏天,16岁的王承登正在地里给地主干活。同村的小伙伴穿着军装回来了,给他讲红军的好,动员他一起去参军,王承登二话没说,就跟着他走了。

谢和根1932年参加红军时也是16岁。在家里放牛的他,看到很多人去参军,也报名当了红军。

曾广昌,家里穷得吃不上饭,更别说上学了。红军来了,办起了红军小学,15岁的曾广昌才有了读书的机会。90多年过去了,他还记得在红军小学学的第一篇课文:“天地间、人最灵,创造者,工农兵,男和女,都是人,一不平,大家鸣。这是给我们新编的三字经。”1932年,17岁的曾广昌也参加了红军。

王承登、谢和根、曾广昌他们的家乡江西吉安、福建宁化和江西兴国,都是红色根据地,同属于中央苏区,苏区就是苏维埃根据地的简称。在当时,除了中央苏区以外各地还有十几个根据地,覆盖面积最大时有40万平方公里左右,人口3000多万。

打土豪、分田地。让天下穷人吃饱饭,朴素的理想,深得贫苦百姓的拥护,召唤着无数青少年投身其中。红军队伍迅速壮大起来。

1930年8月29日,国民党着手筹划对湖南、湖北和江西三省境内各部红军进行围剿,计划三至六个月彻底消灭红军。当时国民党军队总兵力在200万以上,配备有坦克、飞机和各式先进火炮,而红军的武器装备根本无法与之相比。

1930年至1932年,红军连续四次粉碎了国民党军的围剿,歼灭了敌人大量有生力量,同时还缴获了大量武器。王承登所在的红三军团因为作战英勇,缴获的武器也特别多。

红军甚至还缴获过敌人的三架飞机,聂荣臻曾经乘坐这架马克思号飞机向中央汇报战况。

武器越来越多,需要维修,1931年10月,在江西省兴国县的官田村,红军建起了第一个兵工厂:中央红军官田兵工厂。

自己制造的手榴弹、炮弹质量不好。为了解决这一问题,红军把缴获的敌人兵工厂的机器设备,运到官田兵工厂,还动员了一批技术工人,冒着生命危险从汉阳、广东、福建,甚至东北来到了官田兵工厂。红军的实力不断壮大。

1933年9月,国民党军对中央革命根据地发动了第五次围剿。这一次,蒋介石专门设立了“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南昌行营”,亲自坐镇南昌指挥。在敌机一次次轰炸中,中央根据地满目疮痍。

1934年4月,国民党军占领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北部门户广昌之后,调集了三十二个师的兵力于7月初向中央根据地的中心发起了全面进攻,国民党军队遇到红军的顽强抵抗。

高虎脑位于江西的广昌县境内,红军长征前的最后一场激战就发生在这里。当时在红一军团担任班长的谢朝元就是这场战役的亲历者。

战士们死守着阵地,受了伤也不下火线。在东线,少共国际师也在阵地上坚守,当年在警卫营当班长的吴清昌就亲历了这场战争。他们以低劣的武器,拼死抗击着强敌。邱德润是广昌县驿前镇高虎脑村的村民,当年只有9岁的他目睹了这场战役,那惨烈的情景令他终生难忘。

高虎脑战役从1934年8月初到9月初,历时一个月。国民党投入重兵,出动十多架飞机和数十门大炮对红军阵地进行轰炸,每天倾泻在红军阵地上的炮弹达数千发。为了拖住国民党军队向中央革命根据地推进的步伐,红军战士英勇抗击,无数次地与敌人展开肉搏战。在这场实力悬殊的阵地战中,1600多名红军指战员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由于党内左倾教条主义的错误领导,加上共产国际派来的洋顾问脱离实际的指挥,中央根据地在敌人围剿下,由鼎盛时期的几十个县锐减到三、四个县。1934年10月7日,国民党军占领了石城地区,并计划于10月14日对瑞金发起总攻。面对6倍于己的强敌,红军危在旦夕。硬碰硬的打法没有出路,红军唯一的选择就是战略转移。

贡江流经于都,在于都县境内的这段,当地人称之为于都河。1934年的10月,中央红军各部队,从各个战场上撤下来,汇集在于都。经过短暂的集结修整后,86000多名红军战士于1934年10月17日至20日,利用4个晚上,分别由十个渡口,从南岸度过于都河北上。

月亮升起来了,红军战士打着火把开始依次渡过于都河。过河的队伍里,有南昌起义时期的老战士,也有刚参军不久的苏区子弟兵。当时,很多人不知道是长征,只知道是搬家,跟着走。

这是一场刻骨铭心的离别。身后,是血肉亲情;前方,是未知的征程。10月,桂花开着。从此,这馥郁的花香每年都伴随着父老乡亲对红军的苦苦思念。

长征前,全国的革命根据地有17万青年参加了红军,这意味着不分男女老幼,平均每15个人中就有一人参军,而他们中的大多数此生再也没能重返家乡。

据统计,在瑞金,参军的青年有18000人牺牲在长征途中;兴国参军的5万青年中有23000人成为红军烈士。中国工农红军第八军团,因为在战斗中兵力损失殆尽,它在红军的编制序列中仅仅存在了80多天。中央根据地有名有姓的烈士达10.82万人,无名烈士不计其数。

Copyright©2006-2016 中国产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0937号
Www.Chinaice.Cn 作品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