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产经网 > 互联网 > 商务 > 正文

这个时代,商业报道为什么那么重要?

发布时间:2019-05-06 13:17 来源:中国产经网 点击:

分享到:

  (提要)一个明显的趋势是,普利策正越来越青睐商业报道。

  文|Alicia Shepard

  编译|樊佳莹

一众妇女围绕着钦比。这个女人刚刚和她的儿子团聚,随后便因为体力透支晕倒了过去。感谢美联社的获奖系列报道《血汗海鲜》,钦比是数百名返回到缅甸的、被奴役过的渔民之一。

 
    一众妇女围绕着钦比。这个女人刚刚和她的儿子团聚,随后便因为体力透支晕倒了过去。感谢美联社的获奖系列报道《血汗海鲜》,钦比是数百名返回到缅甸的、被奴役过的渔民之一。  

  普利策越来越青睐商业报道

  美联社记者玛吉•梅森在印度尼西亚的雅加达为另外一篇报道取材时,她的受访者问她,为什么不去调查一下在东南亚渔业工厂里面成百上千受奴役虐待的人呢?

  对于东南亚的渔业工厂,玛吉•梅森早就有所耳闻。那是一个公开的秘密。那些成功逃离或是被解救的人们曾在泰国讲述了他们的遭遇。但没人知道该如何去抓住那些工厂的把柄,从而使他们无法否认罪责。也没人知道该如何去引起那些在美国享受着海鲜大餐的消费者们的重视。梅森说,“其他的记者曾经尝试过,但是失败了。别人都认为我们做不到,说我们只是在追求一个难以企及的梦。事实上,那样的话反而激起了我们的斗志。”

  梅森和她在美联社的同事罗宾•麦克道威尔用了几乎一年的时间去追查印尼岛屿上的班吉纳村。在那个孤立的小岛上,他们发现渔民被关在笼子里,还有一些劳工在恶劣的环境下被强迫着工作。此后不久,美联社记者玛莎•门多萨和埃丝特•图山开始投入到报道的准备工作。其中,图山在工作当中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因为她熟识当地的语言。

  只是单纯地叙述来自缅甸、柬埔寨、老挝和泰国的渔民被囚禁和虐待的过程是远远不够的。这个四人调查小组(算上编辑玛丽•拉库玛是5名)想把那张与印度尼西亚捕鱼业相关的错综复杂的全球联络网完完整整地呈现在美国人面前。她们坚持罗列出那些公司、餐馆、还有其他参与进“血汗鱼”事件当中的企业或个人的名字。

  与调查采证同等重要的是,他们想要确保在第一篇报道(于2015年的3月发布)发布之前那些劳工能够安全顺利地离开那个小岛。“我们知道,我们做到了。我们追踪那些鱼,从本吉纳村到泰国再到美国,最后是美国人盘子里的海鲜。”梅森说。

  在班吉纳村的时候,她们记录下那些装满奴隶打捞的海鲜的船只的编号名称,还用卫星数据追踪一艘船到了泰国的港口。然后,她们迅速且隐秘地赶去调查那艘船。为了躲避黑手党派来的枪手,她们在一辆小卡车里躲了四天,就在那时她们看到那批即将运往美国的货物被送进冷冻室和加工工厂里。

  今年4月份,他们的跟踪系列报道荣获了2016年普利策公共服务奖,以及其他的一些顶级新闻奖项。2000多名劳工因此被解救了出来,其中的一名劳工已经有22年没有见到他在缅甸的家人了。

  在最近的几十年里,普利策和其他的一些新闻奖项一直对那些揭发有影响力的公司、机构和其他商业财团如何滥用职权、如何为了充盈利润逃税漏税、以及如何压榨弱势群体的报道青睐有加。而美联社的《血汗海鲜》正是这样一篇具有代表性的报道。同过去的商业报道相比,如今的商业报道已经截然不同——生机勃勃的叙述、能够利用有效率的计算机,还有可以使用交互式图表去分析一些复杂的数据。

  ProPublic的创始人,保罗•斯蒂格尔这样说道:“如果你的报道像大多数的商业报道那样的枯燥乏味,那么读者群就会变得很窄。”自2008年6月创立之后,ProPublic已经摘得了3项普利策奖项。“如今,五花八门的科学技术让报道变得更加有吸引力。你可以植入视频;你还可以使用照片和交互式数据库。”斯蒂格尔说。

  美国企业无疑是强大的。特别是现在我们所居住的全球世界拥有错综复杂的联系网。这张网可以使远在地球另一边的渔民为你盘子里的鱼日夜奔忙,也能让中国工人在骇人听闻的雇佣条件下组装我们依赖的苹果智能手机。亚马逊公司的收入要超出肯尼亚的国内生产总值。据Business Insider,25个主要的美国公司在2010年的营业收入比整个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还要多。

  由于公司企业创造了数百万个就业岗位,掌控着大量的资金和资源,政府的管理和监督能力在他们强大的经济实力面前显得矮小无力,这无形中也给扮演“监督者”角色的新闻工作者施加了压力。

  所有的事务都与商业息息相关

  虽然普利策奖的奖项分类里面不包括商业报道,而且未来也不太可能会有,今年和往年的许多普利策获奖作品都将商业作为了一个关注点。单单在今年,28个普利策获奖和入围作品当中,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作品性探讨了企业之间的关系和其对社会的影响。“回顾2015年,2部获得调查性报道奖的作品都是处理了商业问题的——企业游说和医药业务。” 自2014年以后担任普利策奖管理者的迈克•普赖德说,“彭博社获得解释性报道奖的作品说的是一些美国公司如何逃税,而社论奖获得者讲的是餐厅的小费政策对员工利益的影响。”

  2013年,《纽约时报》的记者大卫•巴博萨因为揭露了中国政府的腐败、描绘了权力关系、以及显示出政府对企业的严苛控制而获得了普利策的国际新闻报道奖。“商业报道在调查性报道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 巴博萨说,“今年我赢得了这个奖项。到目前为止,《纽约时报》已经有三篇商业报道获得了普利策奖。这是史无前例的。”

  巴博萨分享道,《纽约时报》在2013年的第二位普利策解释性报道奖项获得者以其敏锐的视角,通过研究苹果和其他科技公司的商业运营模式,说明了不断变化的全球经济对工人和消费者的负面影响。而《纽约时报》的第三位普利策调查报道奖项获得者则向我们展示了沃尔玛是如何通过贿赂支配墨西哥市场的。

  1986年,巴博萨还只是《纽约时报》在波士顿地区的一名实习生,一篇出色的调查性报道使他通过了考核。一位同事告诉过他,《纽约时报》其实不太重视调查性报道。现在,世界变得不同了。调查性报道已经不再局限于某一个方面,而是在整个编辑部以及商业领域中都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Copyright©2006-2017 中国产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0937号
Www.Chinaice.Cn 作品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