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产经网 > 综合报道 > 地方 > 正文

财政增速个位数时代:地方如何化解收支矛盾

发布时间:2016-09-10 11:06 来源:互联网 责任编辑:n06 点击:

分享到:

【财政增速个位数时代:地方如何化解收支矛盾】财政收入增速已告别20%-30%高速增长阶段,步入个位数增长甚至负增长的时代。由于支出的刚性约束,平衡财政收支的压力加剧。

  财政收入增速已告别20%-30%高速增长阶段,步入个位数增长甚至负增长的时代。由于支出的刚性约束,平衡财政收支的压力加剧。

  财政部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全国财政收入增速7.1%。同期辽宁、山西、青海三省的财政收入负增长,分别为-12.1%、-12.8%、-2%。黑龙江和吉林的财政收入形势也不乐观,两省一季度财政收入增速分别为3.2%和3.3%。

  5月9日,权威人士现身《人民日报》表示,部分地区财政收支平衡压力较大,经济风险发生概率上升。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前述五个省份即为收支矛盾比较突出的省份。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解到,地方财政正通过压缩财政支出、拍卖国有资产、调入预算稳定基金等方式予以平衡财政收支。由于财政收入减少,地方债务风险明显上升。同时,工资、社保、民生等支出的减少,有可能使地方政府面临民生稳定的压力。

  “全国总体财政收支压力一般,局部地区收支压力加剧。” 中债资信公用事业一部资深分析师闫丽琼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今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放缓、政府性基金收入同比下降,在全年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背景下财政支出保持较快增速,财政收支矛盾有所加大,但收支压力仍一般。”

  财政收支平衡术

  受经济下行、企业效益下滑、结构性减税等多重因素影响,全国财政收入自2014年以来进入个位数时代(8.6%),并在2015年进一步下跌至5.8%。按照中央预算报告,2016年全国财政收入的计划增速为3%,显示决策层对今年财政增速的预期并不乐观。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去年财政工作会议上表示,财政收入潜在增长率下降,财政支出刚性增长的趋势没有改观,财政收支矛盾呈加剧之势,平衡收支压力较大。

  地方层面则出现分化。2015年,北京、天津、广东等省份的财政收入增速依然在10%以上,处于中高速增长的阶段。同期吉林、青海的财政收入小幅增长,增速分别为2.2%、6.10%。辽宁、黑龙江、山西三省则出现负增长,2015年财政收入分别负增长33.4%、10.4%、9.8%。

  其中,2015年辽宁的财政收入几乎锐减了三分之一。在财政收入负增长的情况下,这些地区的财政收支平衡压力明显加大。

  一位辽宁省财政系统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为平衡财政收支,当地压缩财政支出成为常态:“三公经费”肯定会被砍掉一部分,一些基建支出也会被砍掉,一些本该投资于双创、小微企业的财政引导资金迟迟并未到位。

  辽宁省财政厅的数据显示,当年辽宁省财政支出同比下降9.11%,创史上最大降幅。

  西北省份一位财政系统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除减少财政支出外,平衡财政收支也可以通过争取新增债券额度或者增加收入实现。

  他介绍,当地考虑过以下几种做法:拍卖出售效益低下的国有资产,把保障房销售收入、景点门票收入纳入财政收入,欠税企业如不交税财政就不支付工程款等。

  “不少县市已经在调账,就是把政府性基金收入按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入账,因为上级政府只考核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前述西北省份财政系统人士表示。

  财科所去年底发布的地方财政运行调研报告显示,当前财政收入质量不高(税收占比降低)。实际执行中,收入任务指标指令性色彩仍较重,越往基层财政收支压力越大。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在前述五省的预算报告中,唯有山西省同时调低了2016年财政收入与财政支出的增速目标。

  其中,山西财政收入增速预计下降7%。山西财政厅表示,做出这样的预期,主要是考虑到当前山西仍处于改革开放以来最为困难的时期,经济筑底回升仍需历经艰难的过程。

  在预算收入增速下滑的情况下,山西拟通过优化财政支出结构、动用预算稳定调节基金、盘活财政存量资金等方式平衡财政收支盘子。

  根据预算报告,今年山西财政支出增速预计下降8.9%。不过,分细项来看,支出有升有降。具体而言,其他支出、国土海洋气象支出、住房保障支出、交通运输支出等四项下降较多,分别下降66.8%、43.6%、15.2%、12.6%。科学技术支出、医疗卫生与计划生育支出、教育支出等项目小幅增长。

  债务率上升

  在财政收入增速放缓的背景下,收支矛盾亦可能引发一些经济风险。首当其冲的即为地方债务风险。此前财科所的调研显示,收支矛盾中,地方政府债务增长较快,风险不容忽视,财税改革措施的效果大打折扣。

  由于财政收入增速下滑甚至负增长,政府性基金收入也呈现负增长的态势,地方政府可用于偿还债务的资金下降,债务风险随之增加。如用指标衡量,即为债务率明显上升。

  以山西省为例,根据山西省财政厅的数据,截至2015年年底山西政府债务率为51.6%。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计算,在假设山西2016年债务余额既不增长也不下降的情况下,以2016年山西省财政收入、中央转移支付、政府性基金收入、国有资本经营收入数据为依据,2016年底山西省债务率将攀升至62.44%左右。届时,债务率将比2015年上升10.8个百分点。但是,2016年山西省债务余额上升可能性很大,因此真实的债务率很可能将高于62.44%。

  前述辽宁省财政系统人士表示,压缩财政支出时一些基建项目被砍掉,进而导致基建投资增速下降。此外,政府性基金主要用于基建投资,政府性基金下降也会导致基建投资增速下滑。

  闫丽琼则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2016年置换债券及新增债券的发行规模均有所扩大,这将有效缓解地方政府的债务资金周转压力,并为地方政府基建投资提供资金保障。他预计,城投企业仍将是地方政府基建投资的重要力量。

  前述辽宁财政系统人士表示,由于去产能、去杠杆等供给侧改革仍需财政资金的支持,而财政收入的下降使得地方推动供给侧改革的动力不足,供给侧改革推进很缓慢。

  前述西北省份财政系统人士表示,财政收入下滑将使地政府不能按时偿还债务、发放工资以及支付政府投资项目工程款。如果工程款不能及时支付,将引起农民工上访,引发社会不稳定。

  此前,已有地方政府依靠专项拨款发放工资。财科所去年的调研报告显示,2015年上半年,山西全省119个县(市、区)中,古交市和大同新荣区欠发当年工资。其中,古交市欠发机关事业单位在职人员5、6两个月工资,欠发金额7000万元。调研中还有区县表示,工资很大程度上是靠专项拨款发的。

Copyright©2006-2016 中国产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0937号
Www.Chinaice.Cn 作品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