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产经网 > 综合报道 > 地方 > 正文

政协委员贾康:房产税将成地方财政稳定收入来源

发布时间:2016-07-13 07:04 来源:互联网 责任编辑:n01 点击:

分享到:

  税收体制改革:博弈分“蛋糕”

  本报记者 张萧然报道

  “增强财税体制对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促进作用”,在2013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得以突出强调,这也为“十二五”期间财税体制领域的“缤纷”提供了解释。

  营改增、房产税、资源税、环境税……一个个专业名词走进了普通民众的视野。看似孤立的个体,背后却都有着鲜明的指向,并担负着神圣的使命:房产税和资源税,是未来地方政府的财源,为地方事权和财力的统一而生;个税、遗产税和社保税,是调节贫富差距的主力军;营改增,降低重复征税,为企业减负而来;环境税,则是减少排污和改善环境的利器。

  税收法则的制定犹如在中央和地方、国家和民众以及民众之间分蛋糕,分配恰当则皆大欢喜,效率与公平并举;如若分配不当,则前功尽弃,功亏一篑。那么,这个大蛋糕将如何分配方为最佳?

  房产税和资源税 地方政府的财源

  经过20年的实践,1994年出台的分税制最为人所诟病的就是地方财力的匮乏。入不敷出,地方政府各显其能,弊端日益显现:土地出让金“一枝独秀”,多个地方都患上了“土地依赖症”;地方融资平台公司的欠债越积越多,地方债在2010年攀升至10.7万亿元的顶峰。

  随着营改增试点范围的扩大,这种现象或将进一步恶化。营业税原本是地方税的主体税种,其收入大致占到地方政府税收收入的一半以上,而增值税是国税。营改增后,这实际上意味着地方政府税收收入的一半以上将为地方和中央共享。

  为此,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的地方政府叫苦不止。构建地方税体系、补充地方财力成为当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2013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加快财税体制改革,理顺中央和地方财力与事权的关系,完善公共财政体系,构建地方税体系,促进形成有利于结构优化、社会公平的税收制度。

  那么,地方税接下来的主体税种将是什么?

  房产税和资源税,答案显而易见。这两项税收将完全被地方政府纳入囊中。

  房产税已于2011年在上海和重庆两个直辖市展开了试点。重庆主要是针对独栋和高档公寓,而上海模式主要针对超过一定面积的新购住宅来征收。

  虽然针对对象和税率有所差别,但都是从交易环节征收改为从保有环节征收,并且是在保有环节评估税基之后年复一年地重复征收,具有了美国财产税的特征。

  “房产税收入开始时可能不是那么明显,但它的成长性可以预期。从长远来看,这将为地方财政提供了一个稳定的、可以预期的收入来源。”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指出。

  据悉,重庆第一年试点仅征得1亿元左右的房产税,数额有限。上海2011年则征得房产税22.1亿元。

  实施第二年,上海房产税增长迅猛。统计显示,上海2012年第一季度共收得房产税30.6亿元,上半年房产税收入达67.3亿元,前3季度房产税收入则达70.2亿元,数量可观。

  在贾康看来,房产税还能调节收入差距。“我国收入差距迅速扩大,在很大的程度上是因为财产性收入的作用,最主要是来自于不动产的升值,开征房地产税能以再分配的方式产生优化作用。”

  近日刚刚出台的二手房个税将由1%改为差额20%的楼市新政则使得房产税炙手可热。不过据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近日透露,目前还没有房产税全国推广的明确时间表。“财政部正在积极研究扩大房产税的试点方案,还处于讨论和研究的阶段。”

  2010年,我国率先在新疆实施了资源税费改革,将原油、天然气资源税由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2010年12月1日起,又将在新疆实行的石油、天然气资源税改革推广到西部地区的12个省、区、市。

  统计显示,覆盖面逐渐扩大的资源税一年可使地方财政增收约600亿元。预计随着今后资源税覆盖面的扩大,其对地方财政的支撑力将更为明显。

  贾康认为,房产税和资源税将成为地方税体系构建中的两大支柱。西部大体以资源税为支柱,东中部大体以房地产税为支柱。因为西部地区尚不能通过房地产税来提供强支撑力的收入来源。

  个税和保障税 调节再分配的杠杆

  税收是调节收入分配的重要杠杆。

  贾康在今年提交的《关于优化收入分配、加强再分配调节的提案》中指出,我国伴随“黄金发展”的“矛盾凸显”中,突出问题之一是收入分配。具体表现为收入差距过大应该缩小,整体格局仍偏于“金字塔形”亟须向“橄榄形”转变,收入分配秩序的紊乱和不公尤其引起民众不满必须得到克服。

  根据国际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个税在调节贫富不均方面担负着十分重要的责任。虽然在2011年,我国内地个税免征额调至3500元,但在调节收入分配差距方面,个税的调节功能相对有限。

  财税专家纷纷表示,这与税制改革的长远战略目标是相违背的,需要进一步改革。

  但相对于提高个税起征点的呼声。贾康分析,在我国现行的11个分类征收个人所得税框架下,单纯提高起征点而不提高收入,对工薪阶层来说是没有意义的。个税改革应重视推进“综合(行情 专区)与分类相结合”的配套改革,将现行的九级超额累进税率减至五级超额累进税率。

  回顾我国个税制度的演进历程,1994年开始实施个税税率九级累进制度,之后的改革都集中于起征点的调节,而个税税率却始终未变。据专家分析,5%的初始税率对于普通工薪族的收入水平而言,相对比较高,如能降低这一比率,比如调至2%、3%,其意义将大大超过起征点的上调。

  目前我国级距曲线显得过去陡峭,纳税级别的间距从500元到1500元,再到3000元,之后就急速扩大到15000元、20000元。有关专家指出,如能将前三级变为一级,比如月纳税所得额5000元以下都调整为5%,则陡峭的曲线将变得平缓,这也会使得3500~5000元收入的纳税者的税赋水平降低。能更好地体现“缩小收入差距”以及“量能负担”的原则,有利于构建橄榄形社会收入结构。

  此外,贾康提案中建议,完善高收入者的个税征收、管理和处罚措施,将各项收入全部纳入征收范围,建立健全个人收入双向申报制度(即法人单位作为扣缴义务人和个人作为纳税义务人均作申报),以及全国统一的纳税人识别号制度(可考虑与居民身份证号码和社会保障号码同一,即一号多功能),以利于应收尽收和降低税收成本。

Copyright©2006-2016 中国产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0937号
Www.Chinaice.Cn 作品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