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产经网 > 综合报道 > 地方 > 正文

煤价暴跌 地方政府上书再下调电价

发布时间:2016-07-12 19:05 来源:互联网 责任编辑:n01 点击:

分享到:

【煤价暴跌 地方政府上书再下调电价】尽管煤电联动的一年周期未到,但迫于地方政府的压力,国家发改委已经开始启动下调全国火电上网电价的审核工作。

  尽管煤电联动的一年周期未到,但迫于地方政府的压力,国家发改委已经开始启动下调全国火电上网电价的审核工作。

  10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从一些省份采访获悉,国家发改委已经开始进行全国范围的火电上网电价审核工作,最快将于今年年内正式下调全国上网电价。“主要是煤价下跌严重,各地区经济形势不好,为拉动GDP,地方政府纷纷上书请求下调电价。”一位南方某省政府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地方政府申请下调的平均上网电价不低于0.02元/千瓦时。

  一旦电价下调成行,再加上煤价暴跌,电价改革终于迎来了最好时机。在此之前的10月1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发布,提出了电价改革目的和路线图。

  多增收600亿

  本次电价下调的直接原因就是煤价下跌幅度过大,而各地GDP的走低,让地方政府希望通过降低电价来缓解工商业的盈利压力。

  记者获悉,在收到各地方政府要求下调电价的请求后,目前国家发改委已经开始启动下调全国火电上网电价的审核工作,并在煤炭和电力部门展开调研。

  不过记者采访中同时了解到,由于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利益诉求不同,地方政府希望增加电价降幅,而中央政府则比较慎重,目前具体的电价降幅仍在调研中。

  上述南方某省政府人士告诉记者,各地方政府希望中央尽快下调电价,最快可能会在年前出台降价方案,目前正在核算调价幅度。相关煤企和电企负责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煤价在今年跌幅过大,此时启动电价下调的工作,实际上就是启动煤电联动工作。

  首次确认煤电联动规定是在2004年12月15日,国家发改委印发《关于建立煤电价格联动机制的意见和通知》,此时的煤电联动规定,以不少于6个月为一个煤电价格联动周期,若周期内平均煤价较前一个周期变化幅度达到或超过5%,便将相应调整电价。但2012年12月31日国家发改委下发的《关于贯彻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电煤市场改革的指导意见做好产运需衔接工作的通知》,提出当电煤价格波动幅度超过5%时,以年度为周期,相应调整电价。同时将电力企业消纳煤价波动的比例由30%调整到10%。

  此后的2013年10月、2014年9月和2015年4月,上网电价曾三度下调,其中2015年4月销售电价也同步下调,虽然每次调价政策出台并未明确提出降价是煤电联动,但三次降价均是受到煤价降幅过大的影响。

  其中2015年4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同时下调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的原因,为降低企业成本、稳定市场预期、促进经济增长、有扶有控调整产业结构。当时将全国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平均每千瓦时降低约2分钱,工商业用电价格平均每千瓦时降低约1.8分钱,根据国家统计局有关用电量的统计数据核算,2015年整个电力行业利润或将缩减约630亿元,而2015年工业企业可直接降低成本539亿元,商业企业可降成本90亿元,全国工商业成本或缩减629亿元。

  而按照地方政府的请求,新一轮电价下调可能会在0.02元/千瓦时左右,届时将能再为全国工商业缩减成本600多亿元,也相当于为工商业增利600多亿元,对各地方的GDP都将有大的拉动作用。

  煤价之殇

  事实上,今年煤炭价格甚至已经跌破了成本价。

  10月21日最新消息,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显示,5500大卡动力煤综合平均价格报收384元/吨,环比下跌3元/吨,继续刷新发布以来的最低记录。自今年6月17日价格指数终止上涨以来到本报告期,价格指数累计下降了34元/吨。除去铁路运费及港口费用上涨的影响,煤价已经跌至2004年5月初的价格。自从该指数于9月跌破400元大关后,国内煤企互相压价导致在近日大宗商品价格普遍反弹的环境下,煤价依然不断走跌,甚至低于成本价。

  据秦皇岛煤炭网研究部经理、中国煤炭市场网首席评论员李学刚介绍,本报告期内,少数大型煤炭企业销售的5500大卡动力煤的最低价格已经进一步降至374元/吨,这一价格显著低于大型煤炭企业国庆节后刚刚确定的该品质动力煤390元/吨的挂牌价格,对本报告期环渤海地区动力煤交易价格和价格指数造成冲击。

  但煤价如此大的跌幅,却没有换回较好销量。

  10月20日,中国神华发布公告称,2015年前三季度,公司煤炭销售量累计为2.789亿吨,相较于2014年同期3.413亿吨,下跌18.3%。

  对此,中国神华方面表示,一是受下游行业需求、天气等因素影响,国内煤炭消费量同比下降;二是根据市场情况公司适度削减了低效矿井的产量和煤炭贸易业务量。

  兖州煤业最新公告显示,第三季度,兖州煤业生产商品煤1529万吨,同比下降8.3%;销售商品煤2034万吨,同比下降34.7%。在三季度销售的商品煤中,自产煤销量1508万吨,同比下降3.9%;外购煤销量526万吨,同比下降达66%。

  如此低的煤价,让默默赚了钱的电力企业反而难以安枕。“煤价过低,甚至低于成本价,是不正常的,过低的煤价也会拉低电价,使得有关部门择机再度下调燃煤机组的上网电价,影响电企盈利。”一位电力央企负责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另有大型电厂负责人也表示,今年电厂完成年度利润指标只是时间早晚问题,甚至个别电厂已经完成了年度利润指标,因此他们不会过分地压低煤价。如果煤价过低,势必影响到电价。

  电价改革启动

  不过低煤价和低电价,正好是政府进行电价改革的好时机。

  《意见》提出,到2017年,竞争性领域和环节价格基本放开;到2020年,市场决定价格机制基本完善,科学、规范、透明的价格监管制度和反垄断执法体系基本建立,价格调控机制基本健全。在能源领域,将按照“管住中间、放开两头”总体思路,推进电力、天然气等能源价格改革,促进市场主体多元化竞争,稳妥处理和逐步减少交叉补贴,还原能源商品属性。

  另外,《意见》还指出,在放开竞争性环节电价之前,完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和标杆电价体系,使电力价格更好反映市场需求和成本变化。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认为,电力价格改革的第一步就是要做好煤电联动,目前来看,国内主要发电来源还是煤炭,这构成了电价的主要成本。而煤炭的价格是透明的,但电价却不透明,不随煤炭价格波动,将来煤价调多少,电价就调多少,这个才是真正的联动。

Copyright©2006-2016 中国产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0937号
Www.Chinaice.Cn 作品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