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产经网 > 产经资讯 > 爆光台 > 正文

北京一教育机构男老师猥亵多名男生被刑拘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6-07-03 18:19 来源:互联网 责任编辑:n04n05 点击:

分享到:

原标题:北京一教育机构男老师猥亵多名男生被刑拘

安然突然和厉老爷子说清楚了,她不会干涉秦烈对她的感情。讨厌就是讨厌,安然不打算和一个讨厌她的人去过一辈子。所以说,现在更多的是对厉老爷子的劝说,让他不要在试图每天都想办法拉近安然和秦烈的关系了。如果安然和秦烈真的有可能在一起,那么他们也绝对不会拖延到现在。所以说,不管怎么样,厉老爷子都不可能让他们重归于好。让安然和秦烈在一起已经很为难他们两个人了。虽然他们两个人只是在演戏,可是秦烈对安然的憎恶绝对不是表现出来的,而是真实的。秦烈是真的很讨厌安然,所以表现也会很多自然。连厉老爷子看了都在为了他们的未来担忧,因为照他们这样下去,他们根本不可能有看对方顺眼的时候。秦烈看安然一直都是一个态度,他答应回厉家,那也是因为他们的剧本就是这么来的。如果不是因为剧本要求。秦烈很有可能都不会出现在厉家。管他厉老爷子是怎么想的呢,秦烈都不会去理睬他。所以,在现在,厉老爷子的话也没办法成功解决秦烈和安然之间嗯麻烦。因为如果他们的麻烦那么简单就能够解决了那么他们也不会是安然和秦烈的组合了。他们如果真的有感情也绝对不会是现在,因为现在他们是不可能有任何感情的。他们的感情不可能有任何变化,他们对各自的感情除了厌恶和痴迷之外似乎没有别的了。秦烈也很奇怪为什么厉少璟一定要他和安然一起制造借口回厉家,因为就算没有安然在,秦烈还是可以随便找到一个借口回厉家,根本不需要像现在这样。可是见鬼了一样,厉少璟非要她这么做。厉少璟既然这么要求了,也让秦烈将计就计,秦烈只能够去这么做了。秦烈其实不打算再和安然继续伪装下去了,因为每次听厉老爷子提起安然肚子里根本不存在的孩子,秦烈就觉得头疼。难道安然和厉少璟就不能商量出别的办法,让他可以毫无违和感的回到厉家吗?难道非要这么做才可以,没有办法再说别的吗?秦烈也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他的目的很简单,保护慕子期的安全。只要可以确保慕子期的安全,那么其他事情也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秦烈想他留在厉家除了帮厉少璟寻找他关心的秘密之外,更重要的应该是帮他保护好慕子期,不让慕子期因为她的小冲动涉险吧。厉少璟的计划从很早之前就已经加入了随时都可能破坏计划强行参与进来的慕子期。因为慕子期的关系,所以秦烈就算被留在厉家也没有怨言。可是,厉老爷子经常后他提起的孩子的问题,还是秦烈最头疼的话题。秦烈现在只要一被厉老爷子叮嘱,慢慢他整个人都会变得不好了。不是秦烈不想和安然继续伪装下去而是这个伪装的过程稍微有些艰难了,尤其是对于慕子期他们来说。慕子期也是知道秦烈和安然身份的人,当她也终于确定了他们的身份之后,慕子期顿时明白了,什么一夜情,什么孩子,这些都是他们编出来骗厉老爷子的,厉老爷子以为是真的,所以相信了他们。可是他们根本不可能这么做,因为他们可不像是喜欢对方的样子。慕子期是个局外人,可是因为他是局外人,所以她才能清楚的看到秦烈和安然之间是没有感情的。用没有感情这句话来形容他们或许都有些多余了,因为他们不仅没有感情。还相当厌恶对方的样子。慕子期也不知道为什么厉老爷子那么睿智的老人会看不透他们是装的,很有可能是厉老爷子太期待那个安然和秦烈的孩子,所以才会忽略了他们两个人身上的违和感。两个看不上对方的人在一起,又怎么可能会弄出孩子出来呢?一夜情这么没有可能嗯事情就更加不可能发生了,简直是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了。不过,慕子期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为什么厉老爷子这么期待秦烈的孩子呢。”如果说想要让秦烈的孩子变成人质,就像以前,厉老爷子用秦烈威胁秦昊,让他对厉老爷子永远忠诚一样,厉老爷子也想对秦烈用同一种方法?可是如果是同样的方法,那也要看当事人对孩子的感情怎么样。众所周知的是,秦烈对安然可没什么感情,就算安然真的有了秦烈的孩子,她也绝对不可能喜欢上那个孩子。厉老爷子想要用一个还没出生的孩子去威胁秦烈,这个想法未免有些太幼稚了吧?从什么时候起厉老爷子的想法竟然会变得这么幼稚了?而且厉老爷子也太低估秦烈了,秦烈如果真的喜欢这个孩子,而且也不想让她成为可能被厉老爷子利用的工具,那么厉老爷子绝对不会是第一个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厉老爷子也绝对不会成为他们命运的操控者。有过这种经历的人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儿子再经历一次呢?所以说,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不管厉老爷子从什么方面想他也不可能这么容易抓到安然还有秦烈。他们两个人真的相爱,而且有了孩子,现在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还怎么有可能被厉老爷子利用,一家大小都留在里了。慕子期越是这么往深了想,越是觉得她好像错过了什么细节。一个会让她后悔没有早日发现的细节。可是连慕子期本人都不知道,她到底错过了什么细节。就是觉得厉老爷子和秦烈的事情不对,不正常,可是又说不出究竟是哪里不正常,哪里不对。慕子期有时候就会有这种感觉。心里是觉得不对的,可是她又说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这才导致了她现在的茫然,因为她根本不知道她到底是哪里错了。如果她知道,那么现在的苦恼和费解应该也会迎刃而解。

慕子期虽然在厉家,可是慕子期在厉家的自由还是属于她自己的。没有人限制她在厉家庄园内的行动自由,就像厉老爷子说的一样。只不过,慕子期也没打算从厉家挖掘出什么,至少她暂时没有这个想法。如果是慕子期现在留在厉家究竟是为了什么,也许,是为了对这个地方有更多的了解吧。因为只有对这里有更多的了解,慕子期才能切身体会到厉少璟现在的情绪。厉少璟为什么要离开厉家,厉少璟又为什么会和厉老爷子结下那么大的仇。这些都需要慕子期慢慢去探寻,去了解。真相不可能从一开始便暴露在眼前,因为只有真相,是需要慕子期慢慢去寻找,去体会的。就算当事人遇到这些事情时候的情绪不同,那么感觉也会不同。慕子期并不觉得厉老爷子做了什么让厉少璟如此难以原谅的事情,如果非要说,那么一定是他们中间出了什么误会。如果是因为这样,那么慕子期更加不能离开厉家了。因为只有在厉家,慕子期才能找到属于她的真相。也只有在厉家,慕子期才能够寻找到属于厉少璟的真相。厉少璟这么做的原因,厉少璟这么做的结果,厉少璟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有一个前因后果才可以。不是慕子期不想说,而是慕子期觉得厉少璟对报仇的事情过于固执了。因为厉少璟一直想着要这么做,所以才会让人觉得危险。厉少璟对于复仇的心思太执着了,慕子期也不知道厉少璟的这份执着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可是,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厉少璟这么做都有些让人怀疑。厉少璟和厉老爷子是亲人,可是他们亲人之间的关系却这么紧张。光是从这点看来就有问题,而且是大问题。如果厉少璟的爸妈和姐姐的死都和厉老爷子脱不了干系,那么事情会变得更加复杂。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慕子期可以去想象的了,因为实在太难办了,可是……慕子期还是要去调查,调查清楚事情的真相。等到什么时候这份真相水落石出,那么慕子期也会知道在这次的事情中究竟是谁对谁错了。慕子期也不会单纯的认为她的猜想便都是对的,她不会这么想。因为人性是复杂的,厉老爷子是不是真的做了什么让人觉得惊讶的事情,这都要在慕子期的调查结束之后才行。慕子期不会平白无故的冤枉一个人,可是,她也不会就这么放过一个人。厉老爷子的手段如果真的让人无法原谅,那么厉少璟对他做出怎样的决定都不算过分。现在慕子期需要的是证据,证明厉老爷子确实犯罪的证据。厉老爷子是否真的杀了他的家人还需要慕子期去慢慢考证,毕竟是杀人的大事,厉老爷子肯定不会主动承认就是了。谁也不会主动承认他自己曾经杀过人,因为这和主动交代没什么两样。厉老爷子究竟有没有做过这些过分的事情,他又是出于什么原因才做的这些事情,慕子期都会一一调查清楚,然后给厉少璟一个确切的结果。慕子期知道,厉少璟现在一直很期待从厉老爷子口中说出真相。可是厉老爷子似乎不打算松口,不管别人怎么说,厉老爷子也对过去的事情只字不提。慕子期主动要求留下来换取厉老爷子心中的秘密,可是最后都以失败告终。厉老爷子保守了这么多年的秘密又怎么可以轻易告诉别人呢?而且这个秘密是关系到厉老爷子本人安危的事情,厉老爷子如果不想被厉少璟追杀。那么他当然也不会说。现在的厉少璟也只是在和厉老爷子小打小闹,从来没有涉及到厉老爷子本人。厉家的集团生意虽然受到了影响,可是厉老爷子本人还是平安的。慕子期现在自愿留在厉家,厉老爷子在面对厉少璟的时候又多了一个胜算,多了一个把握。只不过,慕子期留在厉家当然也不会是白留的。厉老爷子很清楚,慕子期和安然不一样,因为安然愚蠢,可是慕子期却很聪明。慕子期突然决定留在厉家一定有什么原因,至于究竟是什么原因,厉老爷子现在还不清楚。厉老爷子并不打算伤害慕子期,如果慕子期在厉家待的还算老实的话。厉老爷子也不是一个蛮不讲理,只懂得讲究自己利益的人。因为厉老爷子知道慕子期是厉少璟身边最重要的人,也是他生命中最后一个最重要的人,所以厉老爷子轻易不会动慕子期一根手指头。一个人如果失去了所有珍视的人,那么他的人生将不再有任何人可以阻止。厉少璟如果癫狂起来,那么谁也无法控制那个时候的他。厉老爷子不会冒险让事态发展到那个地步,因为事情发展到那个地步的话,厉家也许真的没有继续错过下去的机会了。现在的厉家已经让厉老爷子很头痛了,摇摇欲坠,又好像随时都会被厉少璟击垮一样。厉老爷子现在年纪大了,所以根本没办法去防御厉少璟无时无刻的攻击。厉家没有人可以抵挡得住厉少璟的攻势,这也是为什么厉老爷子为了以防万一,一定要把秦烈找回来的原因。秦烈是唯一以后可以和厉少璟相抗衡的人,也是唯一一个可以成为厉家继承人的人。厉老爷子费尽心机,最后还是如愿以偿。现在秦烈也是个快要做父亲的人了,等到秦烈也做了父亲,他会不会理解他现在的心情?厉老爷子不管做过什么残忍的事情,都是为了他的“家人”,如果不是因为家人,厉老爷子曾经做过的错事就不会发生。厉老爷子没有选择,如果要保护他本来也不多的“家人”,那么他就必须这么做。厉老爷子从来没有后悔过,如果时间回到过去,厉老爷子还是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他永远不会有错,因为这也是他的想法。

慕子期眼看着厉老爷子就这么被安然带走了,心里还是有些不安。不是她信不过安然,信不过厉少璟安排在厉家的人,只不过,厉老爷子真的能这么快就答应安然,陪着安然一起去海边散步,难道他心里就没想过,为什么安然会突然提出这个要求吗?如果说安然突然提出这个要求,秦烈也刚好拒绝,那么厉老爷子却答应陪安然一起去,怎么想都觉得这一切发生的太简单了。因为过于简单了,所以才会让慕子期半信半疑。慕子期也不相信这些,可是慕子期却不得不相信厉老爷子不是那么好对付的类型。厉老爷子如果真的那么好对付,那么也不会有厉少璟计划了几年的事情发生了。厉少璟虽然和厉老爷子有着剪不断的血缘关系,可是厉少璟心里应该也是承认的,承认他和厉老爷子对抗需要一定的准备。厉老爷子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更没有那么简单就让他失败。厉老爷子毕竟和他们有着阅历和经验上的巨大差距,所以才会造成现在的情形。慕子期不敢轻易相信厉老爷子真的这么容易就被安然骗了,安然得多厉害,才能把厉老爷子骗的团团转,最后还发现不了她的真实目的?总而言之,这一次,慕子期是不可能再这么疏忽大意了。所有的事情慕子期都要学着看透本质,而不是流于表面的事情。但凡是这些表面上能让你看出来的线索,都称不上是线索。慕子期也觉得事情进行的太过于顺利不安,可是秦烈却觉得这很正常。毕竟,现在的厉老爷子和过去可不一样了。现在的厉老爷子完全有可能让安然就这么任性下去,谁让安然肚子里有厉老爷子的人质呢?既然有人质在手,那么她再怎么样也不会感到恐惧了。安然现在最不怕的人就是厉老爷子,因为厉老爷子现在很宝贝安然,更加宝贝的是安然肚子里的孩子。安然完全可以母凭子贵,让厉老爷子再也没办法舍弃她这颗棋子。本来,安然就是要被舍弃掉的棋子。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的安然却有了不同的作用。安然可以用来控制秦烈,秦烈又是现在厉老爷子手里不可或缺的棋子。没有秦烈,厉老爷子就无法保证厉家的未来。所以,秦烈才是安然的护身符,也是安然最重要的依靠。安然把厉老爷子骗走了,慕子期的计划才能顺利进行。换句话说,如果不是安然突然心血来潮的决定帮忙,那么慕子期很有可能没办法完成这次的事情。因为无法完成,所以慕子期想要知道真相的心情也不得不再一而再的推迟。慕子期是一个只要决定去做了,便一定会认真做到底的人。慕子期并不知道什么叫做放弃,更加不会中途放弃,所以,慕子期的坚持也是秦烈最受不了的地方。如果秦烈不知道慕子期的性格,那么一切也许不会再他违背了厉少璟的命令之后进行。慕子期的个性和许欢颜有些地方非常像,因为太像,所以秦烈也不敢冒险。因为秦烈冒险不让慕子期去做这件事情,那么很有可能慕子期真的会不顾一切的去做这件事情,拦也拦不住。可是慕子期就算去做了,最后为慕子期收拾残局的也会是秦烈。因为在厉家,也只有秦烈一个人可以帮慕子期了。厉少璟肯定不可能为了在厉家闯祸的慕子期突然现身,毕竟厉少璟还是要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如果厉少璟表现出他知道慕子期就在厉家,而且慕子期在厉家做了什么他都知道的样子,那样的话厉少璟的演技未免就太差了。而且厉老爷子也会立刻发现,慕子期到厉家,并且同意住在厉家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巧合。厉少璟的目的只有秦烈知道,可是秦烈自然也不会告诉慕子期。慕子期现在还侥幸的认为,厉少璟这么做是因为他没发现慕子期的离开,如果他知道,那么他一定不会让慕子期离开他的视线。然而,慕子期是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偷偷走的,所以慕子期还一直觉得很侥幸,侥幸的认为是她自己得以从厉少璟身边溜走,而不是厉少璟故意放她走的。厉少璟如果不给慕子期这样的机会,那么慕子期无论如何我跑不掉。“秦烈,现在怎么样?”秦烈现在的想法除了确定让慕子期平安之外,没有其他。如果慕子期在他的保护下出了什么问题,那么秦烈也没办法去面对厉少璟了。本来他自己就很内疚,现在当然更加内疚了。秦烈不能再让过去的事情重演,因为那也会让他觉得他自己很没用。秦烈必须让自己的内疚少一些,所以他也只能在慕子期的身上找到这个安慰了。慕子期现在并不知道厉少璟和秦烈的想法,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做什么。如果他们真的真的不管慕子期,那么慕子期也真的不可能闹到现在了。“接下来就按照你的计划走吧。”按照慕子期的计划,那么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慕子期没想到秦烈会这么支持她的工作,也觉得秦烈现在的样子令慕子期更加佩服了。秦烈对慕子期的支持是前所未有的,也是因为秦烈对慕子期的支持,所以慕子期才有机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慕子期一个人的话想要办到这些肯定不容易,但是,如果是两个人的话就未必了。因为两个人的话就会有人替慕子期分担,三个人的话就更加容易了。慕子期不会让她自己去冒险的,不管是不是因为她自己的原因。因为慕子期已经打算好了,一定要让这次的事件圆满结束。结束之后,慕子期还要去和厉少璟他们去过他们一家四口的幸福生活呢。慕子期总是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期望,所以她更希望她的愿望能够尽快实现。不管现在发生过些什么。

Copyright©2006-2016 中国产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0937号
Www.Chinaice.Cn 作品独家供稿,转载就注明出处